《破魔训练营》Day 01 – 小言詹詹

blob.png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
与接为构,日以心鬭。
缦者、窖者、密者。小恐惴惴,大恐缦缦。
其发若机栝,其司是非之谓也;其留如诅盟,其守胜之谓也;其杀若秋冬,以言其日消也;其溺之所为之,不可使复之也;其厌也如缄,以言其老洫也;近死之心,莫使复阳也。
喜怒哀乐,虑叹变慹,姚佚启态;乐出虚,蒸成菌。
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
已乎,已乎!旦暮得此,其所由以生乎!

道家的修炼主题

我们道家的训练主题也可以说是「情绪」,但那比较是第三篇〈养生主〉的事;〈齐物论〉主要还是讲「辩论冲动」。

辩论冲动的难点

辩论冲动的好笑是:大部分的人一旦开始对人家说教,都是停不下来的,根本不能觉得自己有错,总觉得「我就是对的,所以才要讲你」,在这个微妙的点上,日后看看同学会不会心甘情愿地练《庄子》?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

接下来《庄子》就直接针对这个开场白讲道理了。这一串道理是这样子的:「大知」就是全面拥有真相的人,「小知」就是只有片面,而没有得到完全真相的人。

一个人的心如果是「全真之心」,都承认事实的心,他的心就会「闲闲」,什么事都撩拨不动他,没什么情绪反应,也没什么要拼的。

可是,如果是一个只得到片面真相、还有不实念波的我执之心,他就会「间间」──就好像躲在门缝后面看月亮,很 defensive 那种感觉;

「间间」充满防备

总是怀疑人家「说的是真的吗?别骗我吧!」很想否定对方的意见,很有防卫心,人家说什么,他就想给顶回去,那是我执的一个特征。

blob.png

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大言炎炎」,历代注家说应该是「淡淡」,大言是爱讲不讲的。一旦有了全真之心,你就会体验到那种完全不想说服别人──别人不问你,你就根本懒得讲──的状态。

「应该」= 用力说服

我常看到有人跟人家讲话,比较客气的会说:「你要不要怎样怎样?」;不客气的就说:「你应该怎样!」、「我觉得你应该把烟戒掉,我觉得你应该早一点睡……」

但是,你会动到「应该」,前提就是别人没想问你的意见,才会用到「应该」这两个字去指摘人家。

如果别人问我:「杰中,这事你看我该怎么办啊?」我说:「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怎么样……」不会需要那么「用力」去说服别人。

「应该」= 无法承认对方并不想听

当你会对别人说「应该」的时候,就是别人不想听,而你不肯承认「对方不想听」这事实,才会用到「你应该」这种话。

越「啰嗦」 = 拥有的真相越少

没有承认事实、有不实念波的人,就会「小言詹詹」。「詹詹」就是「囉唆」。

我就有这种经验:有时候我一部新片没看──那其实是地雷片,可是我误以为那部片好看──我就会动不动去跟助教说:「哎,丁啊,莹莹啊,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他们没那么想去,我就老讲老讲。

地雷餐厅也是这样,我看中一家餐厅──我以为它好吃,其实是地雷餐厅──我就打给郭秘书,再打给佳瑶学姊,被拒绝了再回过头来缠郭秘书:「佳瑶学姊不想去,你陪我去好不好?」一直讲一直讲。

「辩论冲动」代表事实缺失

在练习《庄子》时,你就要记得:如果有件事情,你一直在唸,动不动就想再讲一下,就代表:你一定有重大的事实缺失。

比方说你一直提醒小孩要这样这样,很可能你小孩的灵魂呼唤根本就不愿做这件事。

所以,有重大的事实缺失时,人真的是停不下来;讲完了,怕人家不听,又再讲一次、再讲一次……

后来我就学乖了,有一次天威提一个餐厅,我惊觉到自己开始在那边打电话说服别人去吃,我就说:「天威,这家餐厅我不去吃了。」

好几次我硬逼着助教陪我看电影,台湾话说「撸人家」,结果都是地雷片,我后来也惊到了。

2014 年有部电影,我又好想撸洨助教陪我去看,就赶快先自己买票去看,果然大失所望。之后就学乖了。当你想要囉唆,就知道自己有不实念波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