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03 – 代偿反应

人心腐坏的顺序

blob.png

庄子说,这样的一颗心会怎么坏下去呢?它坏掉的顺序是:「喜怒哀乐,虑叹变慹,姚佚启态。」

「乐出虚,蒸成菌」

他的心一路坏下去之后,他的心就变成「乐出虚,蒸成菌」,他的快乐就好像一个空虚的竹管奏出来的音乐,象是一坨湿气长出来的香菇

这什么意思?当一个人的我执越来越强的时候,他就会越来越相信事实就应该是这样;

所以他脑中认为的世界是随他自己幻想的,他再也不会去确认这个世界的事实是什么,他绝对不会想说「我有可能是错的」,他脑子里在跑的东西都是他虚构的。

「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

而这些虚构的内容呢,「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就好像赛马一样,今天这个念头跑前一鼻子明天那个念头跑赢一鼻子,不断爆出一堆更加不实际的幻想念波。而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念波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因为都是捏造的嘛!

《庄子》就说:「已乎,已乎!」,够了吧,够了吧!──这是庄子在惨叫了。

「旦暮得此」

「旦暮得此」,「旦暮」,在《庄子》的文笔里面,有一个特殊的语感,就是伟大的巧合我丢个骰子:六点,十点......这个叫「旦暮」,就是random,机率。一个人的我执硬掉的话,他那些不符事实的念头,就像丢骰子一样,今天六点,明天五点,你拿他有办法吗?

「其所由以生乎」

说到这里,庄子叹了一口气:「其所由以生乎」,这个人的念头是丢骰子丢出来的吗?怎么会冒出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念头!

比如说上次在台北的《庄子》课,一个有点解离的同学,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父母不是都爱小孩的吗?」其他同学跟我都很疑惑:「有这回事吗?」很多信念都是他捏造出来的,你也拿他没办法他就是相信我想的就是对的」。

庄子的十二滴眼泪

而刚刚陈述的,我执越来越重,那个喜怒哀乐,虑叹变慹,变成姚佚启态,有一个我执增加,从代偿到解离的,越来越糟的顺位。

我个人认为,在练庄子心法之前,必须先处理我称之为邪恶心理学的这个东西;

也就是道家的「科学正确」可以测量人的心是不是健康的准则,这个要先知道一下──其实想到就觉得很恐怖,人类的心,是可以坏到那个程度的!

《庄子》的喜、怒、哀乐虑、叹、辩、慹、姚、佚、启、态,这十二个字,在我练庄子的这二十年里,越来越会看到,有一些人、一些状况一些例子,几乎是对号入座完全扣合到这十二个字。

所以,我姑且把这十二个字,分成三小段来说明。

「喜怒哀乐」

blob.png

「喜怒哀乐,这个阶段,是人还在起情绪的阶段比如说我们因为什么事情搞错了,所以就不舒服不高兴;或者反过来,是因为怎么样就高兴了。这些情绪波动的状态,心当然是比较不安宁。这些这些感觉,所谓情绪,其实都还是比较不够强的我执。

不够强的「我执」——自以为是

就像我刚刚讲的:不够强的我执会很害怕,够强的我执就不当一回事了。

就像有些人,不管你拜拜托他什么事,他都会忘了,完全不当你是个屁。

这种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我执,我们不会认出他是狂傲,只以为他记忆力不好

所以,喜怒哀乐这个阶段,还是不伟大的我执;不伟大的我执叫作自以为是,够伟大的我执叫作自以为非。

「我执」是人生的功课

什么意思呢?或许,庄子认为,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就是:当你一出生,你的心就被灌入了很多我执;而你的功课,就是把这些不实念波化解掉,还原成原本的好能量。

「心中之神」的作用

人的心,有一部分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小东西,好像是老天爷在造人时留给你的,让人无法有意识的欺骗自己

比方说你要我这个姓谭的相信我是姓王的,没办法对不对?

如果我能够说服自己相信「我就是姓王的」,那就代表我心中的这测谎机制已经被打坏了。这个叫作良知泯灭──良好的感知力被消灭了──不是一般人说的杀人放火这些东西

每个人心中都有测谎的机制,这个测谎的机制,庄子道家叫「心中之天」、「心中之真」;或者是老子说的「玄冥」;在医家叫「心中之神」。也就是这个人心里还能承认事实的部分;或者也可以说是:在表面意识中,还有多少潜在意识的含量

当你表面意识的我执越来越多的时候,一开始我执不够强,所以会「喜怒哀乐」

当人内心的程序在对自己说谎的时候,你的心中之神会「啪」地打它一巴掌,让你觉得不高兴难受──当然我们现在不高兴了,都会像花痴刑警一样,说:「是因为你错了,所以我不高兴

「心中之神」的鞭挞

过去我们台湾很流行心理谘商,二十几年前我们台湾参加过心理谘商团体的人,都很会忽然之间,脸整个臭掉,然后跟身边的人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有情绪我需要说出来。」然后你问:「你怎么啦?」他说:「我有情绪,我的感受不舒服,是因为,你不注重我的感受!」同伴们都陷入那种花痴刑警的状态,慌慌张张地对他强调我们都是很重视你的感受的啊!」来安慰他。却没有了解到:那个痛到一下不舒服的情绪,其实是要告诉你,你有搞错的地方;

可是谁都喜欢觉得:「我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你怎样怎样......」都把心向外了。

但是,你能有这些不舒服的情绪,至少代表你的心中之神,好歹还有打你一巴掌的能力

够强的「我执」——自以为非

但渐渐地,这些我执越来越强、越来越多,超过一个临界点之后,开始往伟大的我执迈进,这个伟大的我执,就会想要消灭心中之神。它的方法就是,凡是发自心中之神的讯息,它就会说:「这是错的!你该死!」这叫「自以为非」。

blob.png

什么叫作「自以为非」?比如你有一个冲动:「我好想吃巧克力呀!」「不可以!会肥!」我执想要消灭心中之神的呼唤

或者我好想去乡下种田,享受田园的生活「不可以!这样没有出息,对不起父母!」

它对你的心中之神产生的任何一个冲动跟呼唤,都会说「这是错的」。

代偿反应的产生

「我执」制造「罪恶感」

而且它会制造一种「感觉,来让你觉得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那个感觉叫作罪恶感」、「自责」;而它再更强一点时,叫作羞耻心面子

所以《圣经》的原始童话故事:亚当跟夏娃在伊甸园里面,搞来搞去,玩来玩去。在还没有吃下是非之果以前,就是「亲亲抱抱摸摸,好舒服噢!」吃下是非之果之后「我太糟糕,太丢脸了!」然后羞惭得不得了

「罪恶感」消灭心中之神

有了罪恶感跟羞耻心之后,人生的质感就不一样了。

等到亚当跟夏娃被赶出去以后,他们的小孩子,一对兄弟,其中一个请上帝吃菜,一个请上帝吃肉。上帝说:「我爱吃肉肉。」给上帝吃菜的那位恼羞成怒,就把他的兄弟给杀了。

这个故事要说的,以象征物来讲的话,就是:

当一个人的罪恶感跟羞耻心拿到主导权之后,他的心就会变成,明晓得杀了兄弟,上帝也不会放过他」,他还是会恼羞成怒,来个一拍两散的同归于尽《圣经》这个故事的象征意义,可能是在讲述人心的堕落层级

一旦人的我执强烈到产生自以为非」、「消灭心中之神」的力道时,人就会开始有「罪恶感」。「罪恶感」这个东西的微妙之处,在于它有一个指向性──「罪恶感」是我执为了否定心中之神的呼唤,为了消灭心中之神而产生的东西

华人社会的「罪恶感」勒索

于是乎,像我们华人社会,我们的父母长辈,是不是很喜欢用罪恶感勒索我们啊?「你应该这样才对,你不这样就对不起我!」「你不这样妈妈会很难过,我难过都是你的错啊!」......都在给下辈灌这种程序

站在一个练《庄子》的人的立场,我觉得,作为晚辈,我们要有一个警惕:当父母用罪恶感勒索你;甚至当他的我执很够强的时候,连他身边的什么叔叔伯伯阿姨都会来帮腔说「你妈妈是爱你才这样说的呀」的时候,就是这群人联合起来,要消灭你的心中之神的时候

父母的恶毒爱意

所以,父母说是因为爱你的时候,你至少要知道:大魔王来了。他们一定要你做的事情,通常就是你的心中之神不要你做的事情你的灵魂要往这个方向,他就偏要逼你往那个方向走。尤其是打着「爱」的名义的时候,特别可怕恶劣;脑波都是解离的波长所以父母自称是为了你好之爱,是能不领情就不要领情因为那种能量是很有毒的。

惯用罪恶感勒索

blob.png

如果父母的我执量够大,他就会无论如何都要用罪恶感来消灭你的心中之神,而且,是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你心里先种下这个设定一旦你在心里面种下这个设定,以后只要他一勒索你,你就乖乖就范了。他会用「罪恶感」这个我执把你栓得牢牢的,让你不能够再照心中之神的呼唤去走。

大部分父母的功能,就是消灭你的灵魂呼唤然而,你就得想办法在这么大的强敌之下,还能够找到你的灵魂呼唤《庄子》的人生游戏,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游戏啦。

罪恶感让「自我感觉」很糟

当人有罪恶感之后,就会变成像亚当夏娃一样,吃了是非之果,有很多自责,然后Lowself-esteem,自我感觉超级不良好。自我感觉不良好,加上罪恶感,这是很痛苦的。所以呢,当一个人自责得很厉害的时候,这个人就会觉得:「我这个人好烂,我这个人好差!」也就是说,自责,来自于我执捏造出来的道德标准

比如说,如果你的我执捏造出来的道德标准是「人不可以好色」,当你动色心的时候,就会觉得:「啊!我怎么能沉沦色欲,我简直跟畜生一样!」你会觉得自己好丢脸,好羞耻,觉得自己很烂。如果你的我执捏造出来的标准是「人应该要研究所毕业,而你只有高中学历,你就会好自卑......

「罪大恶极」的痛苦

你知道人在自责觉得自己罪大恶极的时候,心是很痛苦的──我执在熊熊燃烧的时候,心中之神就会相对应地给你同比例大的痛苦──当你内心有那么大的痛苦的时候,你就会想要逃离这个痛苦的地狱

可是,你的心、你的自我,已经是强大的我执做的了;于是,自责自卑到极点的人,他的逃离方法就会产生第一个分裂:就是躁郁倾向

所以我说躁郁患者不是身体的疾病,而是心理结构的问题当一个人很容易觉得我这样不对,我这样不好,我这种人怎么配活在天地间?不如死了算了!」

『代偿反应』的诞生

当他有这个非常忧郁自责型的自我时,他的自我会想要挣扎,这种挣扎,我们称之为代偿反应

这个想要挣扎的自我,它会渴望一种与现状相反的感觉,比方说:觉得自己「丑死了、没人会喜欢我」的那种人,他会想要感觉自己是美丽的、被喜欢的。觉得自己有罪的人,会想要感觉自己是个圣人......所有你自责的东西,我执会以为:「得到相反的另一半,就可以解除我的痛苦」

于是,这个人就会开始捏造一个神圣伟大的自我,来抗衡(代偿:compensate)自卑自责有罪的自我

如果用佛教的义理来讲,就像隋朝天台智者大师说的:「其实人修佛的发心是很可笑的,你修佛是因为你想要高人一等赢过别人,你发的就是阿修罗的斗争之心,你修出来就是阿修罗。」

──他所创造的「更好的自己」,本质上是罪恶感和羞耻心的念波做的,所以,依然是我执。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追求心灵的东西,但如果你是因为自我感觉很不良好,你想要进步,那你就完了你的出发点是因为你讨厌现在的自己,你就是用完美的负能量,去向上追求心灵的光明这种代偿反应,又有好几个版本的变化形态(待续)

本章图解小结

blob.png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