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04 – 虑、叹

blob.png

「虑叹变慹」的「叹」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当一个人道德标准极严苛,觉得人不可好色人不可以不孝顺、人不可以不怎么样…」等等时,
「叹」就开始蠢蠢欲动了。练道家的人,到最后其实都是没什么道德标准的人。


达人大多不爱老婆

比如说一个真的在某件事情上面做得非常好的达人──其实任何一个达人,都是有意识制造出来的自闭症患者──如果他是一个拉面达人的话,一心一意只想把面做好,他不会有那么多时间去疼爱老婆小孩的。

如果你这个人道德观很重,老婆也要爱,小孩也要爱,那就可能没办法变成达人。

这只是取舍的程度问题,并没有绝对的对错

虚假的罪恶感

不过,有的人会觉得「我不够疼爱我的孩子,我这个做妈的怎么这个样子!」而很有罪恶感。但问题是,有多少小孩不喜欢你管?你就是不理他,他才开心这是你搞错了,所以你觉得你有罪。

被罪恶感击垮的妈妈

2014年我病得很可怕的时候,我妈妈就被她的罪恶感打垮了。她一直觉得:「我小孩病的时候,我还这样精神崩坏,不照顾他,我真是太糟糕了…」直到今天还她没走出来但是我那时候心里一直觉得:「哎呦,谢天谢地!幸好她崩溃了,我要是被她照顾,准会死得更惨!」她都不晓得,我是如何地感激她不照顾我。都是你搞错了,才会自责成那个样子

「叹」来于罪恶感的代偿

「叹」这个字的代表性说法就是:当一个人严重自责的时候,他会想要饰演一个伟大的自己来平衡;但是,他要怎么才能感受到「我是一个伟大的人」呢?比如说,这个很会自责的人,一点点别人的指责就让他心惊肉跳,觉得:「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在这种心情下,人的代偿,就会去看很多心灵方面的书籍读佛经啊什么的,了解一下什么叫作慈悲叫境界…然后有一天,你在看电视,看到一个不太美好的社会案件时,你就叹一口气说:「唉,可怜芸芸众生,不知修行!」啊!自我感觉超良好的!

「叹」是我执工厂

如果你动到一个辩论之心跟人家吵架,制造出来的我执是「一」的话,你这样自我满足地微笑一次,所制造出来的我执,有可能是「两万」哦。你就从「制造我执、犯错」,进阶到下一个境界造业」了。

比方说你跟人家吵架,这只是买一本笔记本;但当你需要两万本笔记本的时候,只要在电视机前面唉」一下,就都有了

等于是开出一个笔记本工厂,造成企业嘞。要多少?自己造就有!我执可以无限量地自己制造,只要自我感觉良好,瞧不起别人就可以了。所以,「叹」的基本形,是变成一个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社会评论家

blob.png

不过,这里要先回头说一下「虑叹变慹」的「虑」是什么东西;因为到「叹」这个字才是代偿。

在到达评论家的水平以前,那个「虑」字,在生活之中可以对号入座的,是这样子:当一个人我执越来越多,他就越来越不会去确认事实;越来越喜欢相信:「他认为的,就是真的」大家可以理解这种感受吧?扪心自问,我们都是如此

「虑」的转折点

那么,它到达「虑」这个字的转折点,是这样子:

在你还没有到达虑」这个字的我执含量时,比如说一个家庭里,小孩晚上一直没有回来,爸爸在家里面走来走去很紧张,妈妈就会劝爸爸说:「老公啊,其实小孩子说不定就是跟同学去吃个消夜嘛,我们也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事,所以,我们要不要,先别紧张?不要把事情想那么坏。」

如果这个人还没有到「虑」这个阶段,他就会说:「对呀,老婆,也是噢,先静下心来,再等一下下再说如果他到了「虑」这个阶段,他就会说:「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都不关心小孩!」他恼羞了,他想尽全力保护他的幻想,他会很想保护我想的就是对的,这个世界最好都是错的」,事实反而不重要了。

偏爱幻想让感知力下降

当这个人偏爱自己的幻想(所谓幻想,就是不是事实),而讨厌事实打破他幻想的美梦(或噩梦)时,他的感知力就会自然而然下降到一个点。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