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05 – 如何提高感知力

blob.png

下降的「感知力」

当这个人偏爱自己的幻想(所谓幻想,就是不是事实),而讨厌事实打破他幻想的美梦(或噩梦)时,他的感知力就会自然而然下降到一个点。

日常生活中「答非所问」

感知力下降,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就像人家问:「你吃过饭没?」「啊,谢谢谢谢......你不用请我了。」这个人会答非所问

人家只是问你吃过没,你却幻想成人家要请你吃饭

「你去哪里啊?」「我马上就回来啦!」人家问他去哪儿,他会幻想人家是在嫌他要离开很久。

日常生活中就会开始出现这些状况,人家说什么,你都瞬间幻想成别的内容,来答非所问

或者像天威还在当我助教时,我唸,让他帮我给谁发句微信时,几乎没有过一次,他打的是「逐字正确的,我说:「请帮我跟克莉说:『杰中问:明天大家在机场几点集合比较好?』」他就写:「杰中问你明天几点到机场?」

而且现在,真的不」答非所问的人还蛮少的。就像有一次,我在台中坐个出租车,因为台湾人打招呼的第一句常常是「你吃饱没?」我那时候要去教书,就抓了一个7-11超商的御饭团随便啃两口,那个司机很爽朗地问我:「你呷饱未?(台语)」我说:「没饱!」他狂笑了好久,说他跟人打招呼三十几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个答案

「答不准」无法练基本功

blob.png

如果你要在这个点上练道家,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盘,因为你还会有答不准的时候,表示你的心力还不足以克服辩论冲动;基本功还没办法练。

因为,只这样的感知力,你在说服别人的当下,通常你连「自己在动辩论心」都察觉不到,更遑论克服它了。

练道家先从「答准」开始

所以要记得,练道家以前,要先做到:答得很准很准。

有人写信给莹莹,说他这个病怎么怎么痛苦,怎么看医生都不好......讲一大堆。最后问「黑玉膏多少钱?」,莹莹就回他「三百块」。因为只有这个是问句嘛!──人家没有问,你就不要答。

我是严格遵守这个的。就像上次台北中医班,课上有位同学站起来侃侃而谈说:「老师啊,有个病人这样这样,他有没有可能是这样这样......」讲一大堆他的推论,又说:「那他有没有可能是那样那样......」又讲了好久,我就答:「你问的问句是『有没有可能』两次。

我就答你:有可能有可能答完了

有同学问我说:「叔叔,叔叔,我可不可以吃苓桂朮甘汤?」我说:「可以呀!」他听了挺开心,但我接着说:「......你可以吃苓桂朮甘汤,你也可以吃老鼠药,你嘴巴塞得进去的,什么不可以吃?」

别装逼,会被雷劈

blob.png

还有2013年底大陆有一个奇葩,我讲一个《伤寒论》学习法的讲座,有一个人站起来说:「老师啊,刚刚听您说的这个病机啊,那我就在想啊:这个病机~背后~是必有生机!」那个表情......就等鼓掌呢──你懂我意思吧?──

但我听到就觉得:「他在告诉我死人不会生病,这,我知道啊。」(不过我真配服某些人的文学力,完全没有含金量的内容,他都可以说到如此金光闪闪,听起来超牛逼)

我只好说:「这位同学站起来发表了您的高见,我们也花了宝贵的时间洗耳恭听了,但,我没听到问句您坐下吧?」

你没问,我也不用答。这个东西要守得很稳。

如果有人说:「你吃过饭没?」你好好答:「没有说不定以后他也不敢再问你这个问题了?

基本功前的热身操

要尽全力答得准,这是练《庄子》之前的暖身操,如果人家问你一句话,你都还会幻想成别的,你的心力在这里,就已经下盘虚浮,不能再往上练了。所以虑」这个字要注意

当然,我自己是常常做得走火入魔了:多年前和一个同事一起吃饭,她吃完了说:「谢谢账单」大概是有劳我伸手拎一下,小端一下小姐架子我就耍阴损,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对账单鞠了个躬,说:「账单啊,谢谢您!」她气得脸都歪啦,骂我是演哪剧,我说:「你不是要我『谢谢账单』吗?」

极端答准的错误例子

又或者去年十二月台北的伤寒论九日冲刺班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刚好站在一个炸咸酥鸡之类的摊子前,生意很好,很多人都在等他们点的东西,老板娘也搞不清楚我们这伙人是不是在等餐的客人,就远远冲我叫了:「你是什么?」我对她很夸张地挥手,叫回去:「我~是~......人类!」──这些都是错误范例,大家就不必学了;答「我是鳗鱼饭」之类的才是正确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