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06 – 喜伤心的「躁郁倾向」

比这个「虑」更糟的就是「叹」的代偿反应了。刚刚是先讲「虑」这个字是什么样的状况、以及要怎么样克服。

「叹」花招1:「躁郁倾向」

blob.png

「叹」的花招就多了──第一个就是「躁郁倾向」。

现在有种病叫躁郁症;这种人的人格,有一坨超级自卑的信念群,所以,他想要捏造出另一坨「我很伟大」的信念群,好抗衡他自责自卑的感觉。

比如一个躁郁症患者,假设他是我朋友,有时,他可能会打电话来哭着说:「我现在心情好坏啊,我好想死。我觉得像我这么糟糕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活在世界上!」

这样抱怨一阵之后,他当然也会看西医、吃西药,把心情拉抬起来。

吃了西药之后,能出门了,他跟你在街上逛街,走到一家店里,

他会说:「这店,我来过!这店我很熟!我跟你讲,这间店跟我来就对了!」

然后一进门就跟店员小姐说:「小姐,这是我朋友,你可要算他便宜点啊!」

之间他还会喋喋不休地跟你说:「你可以买这个,你可以买那个......」走的时候也绝对没忘了再补两句:

「看,跟我来逛就对了吧?」

强烈地想要证明他对你的人生好重要。

渴望夸奖

如果我是一个躁郁症患者,我看到中药房有个阿姨在买药,我就会说:「阿姨,你买这个药不对啦,我跟你讲,你吃这个汤不对,你应该吃温汤。」

我就在等人家说:「哎呀,你这个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啊,这么年轻就这么有为!」

──他一直要制造别人夸奖他的机会,渴望被人说「你好厉害,你好伟大」的那个感觉

──当然,通常是别人不说,他也会自己往脸上贴金就是了。

自我感觉超“良好”

blob.png

躁郁的「躁」是什么?

「躁」就是自我感觉超良好,而这,其实是从他自责的能量产生的。

怎么说呢?比如说,我小时候有一次得了一个奖状,上台领奖的时候,全校同学鼓掌,我却满脸通红。

我那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现在满脸通红,羞成这个样子,跟我做错事的时候,羞愧得不得了的感觉,怎么一模一样?」

那样的高兴和那样的痛苦,其实是同一种能量。

有面子和丢面子,是同一种波长。

同样的状况,念波之中「有自责」和「没有自责」的差别是很大的。

欢喜与羞愧

2013年我在徐哥哥的学校举了一个例子,我说:「如果我觉得我作为一个中医人,经典都没有徐文兵老师读得熟啊什么的,我有那么多的自卑在虐待我的时候,那个虐待我的自卑就会产生一个渴望

──渴望有一天,有一个笨蛋学生来跟我说:『哎呀,JT叔叔,你教得实在是太好了,徐文兵老师连帮你提鞋子也不配!』

的那个欢喜──但那个欢喜感,是来自于我的「自卑和羞耻」。

实际上,我面对徐哥哥,并没有那么多的自卑,

我只是觉得大家各有所长:你经典比我熟,我伤寒临床做得还不错;我实际上是没有自卑的,甚至还有点骄傲的。

没有自卑的情景

当我没有自卑的时候,同样一个画面,如果有人来跟我讲:「哎呀,JT老师,你实在太厉害了,比徐老师厉害太多了。」

我心里面的感觉就会是:「你是哪棵葱上的须须啊,以你的医术,我一眼看穿你都感觉不到阻抗感的,也有资格批评我跟徐文兵谁厉害啊?」

──我的感觉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者当他来说这话的时候,我会觉得:「说点我不知道的好不好?无聊!」

总之,就是不会有「高兴」的情绪。

喜伤心的「高兴」

这种自我感觉变良好的「高兴」,是我执暴肥时的欢喜,用中医的说法,就是「喜伤心」的那个「喜」。

也等于是前面我说的,一「叹」就长两万份我执的那种造业活动,对心力的伤害是好大的。

2006年,曾经有一次教书的时候,我换了一个教法,觉得教起来好很多,所谓「教得好很多」,也就是我的「表现力有进步」了。

那一次,我就觉得好高兴,晚上打电话给朋友说:「我过了很快乐的一天,我教书进步很多啊…」就高兴了一晚上。

接着下个星期再教书,发现教书的功力大幅退步!

原来已经练到的感知力跟表现力都大为折损,然后又花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才勉强爬回原来的水平,那一次的经验就让我吓到了。

我从前刚开始教中医的时候,有一个我的好朋友来听课,她可能是要夸赞我教得好,不过,她就跟我说:「老师,我想跟你说一些话,可是…我,不想伤你的心。」

她听我讲过「喜伤心」,所以来幽我一默。意思就是她要讲一些让我高兴的话,但这样却会伤我的心。

其实,不要说她这样对我,

谨慎对待夸奖——踌躇满志

blob.png

我后来自己对自己也是这样。

我遇到有人说我教得好或者是夸赞我什么的时候,跟我比较熟的学生,就会发现,我听那些夸赞的话的时候,我的脸有点臭臭的,我的神色颇凝重。

为什么?因为我在听那些「会让我高兴」的话的时候,我的内心运作跟有人在惹我生气的时候,拼命自勉「不可以生气、我不可以生气,心力要定住,承认他真有这么烂就好,不要生气......」的内在运作是一样的。

甚至可以说,生气了,倒还好,日后找到真相、不气了,心力就救回来了。但「高兴」一次,伤得就大了。

所以丁和莹莹也是这样,网络上有谁讲我坏话,他们很欢乐地跟我分享:「叔叔,谁谁谁说你是傻逼吔!」但收到歌功颂德的信,莹莹会说:「叔叔,这封信,你不要看;太伤心!」

追求「喜伤心」的修道人太多了

因为追求「喜伤心」修道人真是太多了。

都不要说太玄的事了,就台湾常见的慈济人好了,她的状况可能是这样:

在家里面,丈夫也不爱她,小孩也不理她,

可是,她到了外面参加功德会,随便做点什么事,

就有人赞她「师姐啊你真是活菩萨呀」,她就沉醉于那个大家看得起她,她只要做对一件事情,就好多人讲她「活菩萨」,她好快乐,好高兴。

可是她没留意到:她那个快乐、高兴的需求,是因为她有很多自卑情结;她的先生不爱她,已经三年没碰她了,她很饥渴。

她忘记了她渴求这种高兴的理由在哪里,然后就拼命去追求这种高兴。而这,对心力而言,是很可怜的屠杀啊。

自卑才需要自我感觉良好

当你没有自卑感的时候,你就不需要自我感觉良好。

也就是说,没有被自己我执的「自我批判」虐到的人,并不需要良好的自我感觉。

我们修练《庄子》,不是要正面或负面思考任何事,而是要承认事实。

而且需要承认:代偿反应扎根在一个很讨厌的地方,就是:

我「判断我有罪」的那个道德基准,你不敢否定它;不敢想「它有可能」不是事实。

我们都认为自己的道德观是铁的事实,所以就没有办法克服自责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