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1 – 停下「正面思考」

blob.png

不作正面思考

第三点,不作正面思考。

正面思考的本质是恐惧

「正面思考法的信奉者」,这也是重要的代偿。什么叫「正面思考法」?比如,我今天喝了酒开车,我在这样做的时候,心里面想说:「应该不会遇到警察吧,我觉得我不会遇到警察…」

这叫「正面思考法」,要你内心都是充满正面、充满光明的东西;其实它真正本质是:紧张;害怕警察抓他。

他其实是很害怕那些黑暗的东西会成真,所以才一再的告诉自己:「它不会成真」。

「正面思考法」其实是来自负面的东西。因为最喜欢正面思考的美国,有人做出研究说,美国之所以变成一个正面思考法的国家,是因为前一个时代的美国,宗教的主轴是喀尔文教派,而喀尔文教派一直说人类是有罪的,人类是不能够享乐、不值得幸福的。是这样的一个设定,才代偿出美国那种无条件、无限上纲的正面思考法。

blob.png

自我感觉好坏的根源

正面思考法有任何意义吗?比如说,我们会觉得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正面思考法:「我们人要相信自己是好的,是美的,是善良的,是充满光充满爱的。」

美国人自己有个看法:「小孩子就是要觉得自己是聪明的,善良的,好的,他的人生才会美好。所以自我感觉不良好的小孩就是有问题的小孩。」

但有个专家就说:「有的小孩也会觉得:『我和别的小孩都和不来,满脸都是痘痘,我觉得我好丑,我觉得我不知道怎么和同学打交道。』这才叫健康正常的小孩吧?如果一个小孩每天都觉得『全世界都好喜欢我,我真的太美了。』这是神经病小孩吧?这怎么会是好?」

他就说:「我们美国人的疯狂正面思考法是这样的:你用一个问卷调查,调查小朋友对自己数学能力的自我感觉。日本跟韩国人的分数都超低的,他们觉得『我数学好烂,我数学能力很差』。美国、加拿大的小孩却觉得『我数学好赞』。问题是,那个『数学好赞』的美国、加拿大小孩是『12+11=35,我知道耶,我好厉害』;那个很痛苦、觉得自己数学很烂的日本、韩国小孩是『三角函数、微积分我都没办法算』。」

基准点根本就不一样。基准越低,你的自我感觉就越良好。

也就是说,你的罪恶感是来自于:你的基准越高,你的自我感觉就越低;而自我感觉良好是来自于:基准越低,自我感觉就越良好。

所以,简单来说,如果你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代表你是一个没有道德下限的人。

「行善积德」的悖论

就说「行善积德」这件事情好了。如果你认为,同样是人类,对方有困难我就应该帮他;如果我觉得我应该帮他,所以帮他,你做了这件事情,你会觉得:我做的是身为人的分内之事,不会有「积德」的感觉。

要有「行善积德」的感觉,你的意识设定必须是:「我其实不必帮他的,但我还是多做了,去帮他了」做多了的,才有德可积嘛。所以,基本设定是「任何人有任何困难,我都是不必帮他的」。意思就是:禽兽不如的人,才能积德;

因为,必须在这样的「数学设定」里,才积得了德啊。如果你是一个真正很有爱,很有同理心的人,别人有困难,你就会尽可能对人家好一点,你觉得「是我分内该做的事情」,这怎么能积德呢?

代偿反应的出现

正确做法:重新审视标准

当然,现在我们会有罪恶感、会自责,以一个数学正确来说,也是我们的自我要求太高了,高到其实是不实念波了,所以会弄痛我们的心。而这样子弄痛了自己之后,本来,数学正确的解法,是去审视:「到底这个标准是不是适用于我?」再对这个观念作修正。

错误做法:强行说服自己

但,人的自我(我执)是信念做的,当然是不会拿刀去削自己啦,于是在这个无解的「自我感觉不良好」之中,就直接代偿成「想要相信自己是好的」。在相信「自己该被雷劈」的不安之中,人就想直接说服自己「我不会被雷劈」!只有嫌自己矮的人,才会一直吿诉自己:「我好高、我会长高…」

正面思考者,其实他的内在,就是永远都在动那个「来自于羞耻心的紧张」的念波。

害怕被戳破的美梦

正面思考的人,最讨厌别人戳破他的美梦,因为他是真的害怕他的梦其实是假的。比如说,有一个英国演员说:「我女朋友想法超正面的,每次出国都相信我会带礼物给她,结果我没带,你知道有多可怕!」正面思考法是一个随时准备遭到重大挫败、而死得很惨的东西。

真正有意义的做法是这样子:在《从优秀到卓越》这本书里,(企业管理的书,台湾叫《从A到A+》),作者讲到他去访问一个曾经在越战的战俘营里面生还的一个美国老将军。那个老将军说:「在战俘营里,死得最快的,就是正面思考的人。这个人一直相信:『明天就会把我们放了。』每次这样相信,结果每次都失望。什么『圣诞节就会出去了』,但都没有出去。他就不断地经验正面思考、然后心碎、正面思考、然后心碎…」他说:「那些人不是死于被虐待或者生病,真的是心碎而死。」

真正的坚韧

正面思考的人,是最容易死得很惨的,没有别人杀他,他自己都会死。真正能够撑到最后,活着出来的,是承认残酷的现实,但怀抱希望的人。承认自己现在很惨,状况很糟糕,不论多糟都承认,但是我知道,我很想、很想要活着回家。他说,这样承认事实而不放弃希望的人,才是能够走得到最后的人。

JT的遗书

我2014年的时候间质性肺炎病得快要死掉了,那时候医院有个女医生有一天对我说:「唉,你那个肺啊,烧掉得差不多了,我看你血中含氧的指数啊,你今天晚上睡着,就不用再醒过来了。要不要插管?你原来签字说不要急救,不要插管。现在,要改口了吗?」

插管也不一定能活

「我真的要死了?」我那时候真的没有相信我会活下去,我并没有「要用正面思考拯救自己」的想法。练《庄子》的人,不会有正面思考拯救什么东东的想法。我只是想说:「哇,插管超痛苦的。」我那时候是因为怕痛,所以说不要插管。后来想想,我想要活下去呀,痛就忍了吧?我就说:「那我改签,插管好了。」可是她补了一句:「插了管不一定就能活噢!」

blob.png

冰激凌的遗愿

我说:「那我要写遗书。」结果医生暴跳如雷:「哪有人这时候写遗书的!遗书不是老早该写好的吗?」「那你为什么不昨天告诉我我会死咧?小姐?」我就在插管前抓紧时间赶快写遗书。那时候只想到:「天啊,家里那么多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妈看见一定气死了。」我就写:「妈,我房间里的东西让助教去收拾,你不要碰。」然后咧,再写,人生唯一遗憾:「早知道要死,美国家里那两罐哈根达斯的柠檬雪泥冰跟那什么桑葚雪泥冰,就该把它吃完了。」那时候我真觉得:人生别留下遗憾没办法完成,如果我今天晚上活不过的话,我恐怕会变成一个什么地缚灵,每天徘徊在冰淇淋店门口──但是我没什么情绪──当人承认事实的时候,真的没什么情绪,就好像在耍宝一样。

来自JT的友善问候

可是呢,当我后来出了加护病房了,普通房隔壁病床有一个淋巴癌患者,好像又有什么感染,看起来快不行了。我就问他说:「兄弟呀,你这个病是努力医会好的癌?还是怎么样都会死的癌呀?」他说:「你怎么可以这样问我呢?人就是要有正面信念,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这样才会好啊!」我那时没有多想,只觉得:「他很努力,很向上,听起来跟我不一样呢。」

但是我从自己的本业就知道,有太多太多人,就是相信自己的身体是好的,所以身体坏了。所以我对正面思考法已经没什么feel了,事实上就是没有效嘛。

还是很想活下去

这些正面思考者,其实是对负面的东西太害怕了,想要逃避,所以代偿成正面思考者,那种人太多了。所以你会知道:这不是事实,这只是正面思考而已。当我隔壁病床那个跟我说:「我一定要正面思考,这样才能活下去。」我心里想:他大概死定了吧。我并没有说我那样子拯救了我自己噢,我也觉得是医生救了我的。练《庄子》的人只是会承认说:

「唉哟,会死诶,糟糕,要死了!」想不想活下去呢?「还是很想啊!」

就这样而已,不会有太复杂的感觉。

误以为人需要觉得「一切很好」

代偿反应的关键处就是,令人误以为人需要「觉得自己很好、一切很好」。但事实上,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身体很糟的人,觉得自己很健康,这不危险吗?2008美国二贷股灾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大家都正面思考嘛,心存侥幸,明明大祸临头,大家却觉得:「哎呀,TheBigShort没有那么糟啦!」反而像电影《大卖空》那样,承认负面事实的人,都发国难财,大赚了。

庄子的修练法是承认事实疗愈法,不是正面思考法。

正面思考毫无意义

今天这个社会上很多人讲正能量、正念,但是!正能量不是来自于正面思考,而是来自于承认事实。「我们有正面的信念,就可以创造正面的实象。」这话,有听过吧?但是,事实是什么?

事实是:在我的专业领域,看到很多人身体一直坏下去,坏到很难收摊;而他这个坏下去的过程,基本上,「正面思考法」可以是元凶之一。好比说,他身边的别人也觉得他气色不太好了、身体有点脱形了,甚至出言提醒他了,这个人的回应,往往是:「会吗?我觉得我还挺好的嘛,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然后就继续疏忽这些征兆,而搞到日后更不可收拾。

这种「相信自己没问题」的想法,你不能说它不是一种基于正面信念的正向思考,而事实上,是没有帮助,通常反而有害。病到乱七八糟的人,往往之前都有很长的正面思考的时间噢;包括我本人的大病。到了真大病了,还要继续说:「我要相信我是健康的!这样我才能健康!」这样一错不够,还要再错?人就是这样子被自己的信念调戏!疯得咧!

承认事实才有意义

承认事实比较简单嘛,已经身体不好,就多休息一点或怎么样。那些能够败部复活,好转起来的案例,比较多数,是他并不抱持什么正面或负面的信念,就只是单纯地承认「我现在身体已经亮红灯了」这个事实,并且决定「要」好起来,而付出实际的作为,去把自己休息、调养好。

我认得的要好朋友,身体得到好转的,比如说杨总,比如说何律师,比如说教英文的李老师,都是在「承认了自己的状况有这么糟」之后,不再逞强,真的让自己老老实实地「认怂」(认怂的自我感觉,可不良好啊),当个废人,休息够了,才好起来的。在他们不承认自己有那么虚弱以前,还撑着活的时候,就是没法好转。

而这种看起来没什么「心灵技术含量」的作法,其实才是最有效的心灵技术。

正如《从优秀到卓越》一书所介绍的,最有效果的人生观,是「承认残酷的事实,但不放弃希望」,我们可以承认「自己的身体有这么烂,随时死掉都不奇怪」这么糟的事实,但还是可以「很想活下去,很想变得健康」。

如果借用《阻力最小之路》的理论:「现状」和「愿景」之间的落差,本身就会形成「结构张力」这种非常神效的能量。

结构张力能够产生各种奇迹般的因缘巧合,让你以某种「半神通力」的方式,朝向愿景迈进。

但是,要形成结构张力的「必要条件」,是「精确地承认自己的现状」,对自己的现状,不能承认事实的话,就像绷紧的线剪断了其中一头,是产生不了结构张力的。而「正面思考」,正是让人无法精确地承认现状的凶手。

正面思考让人神经紧张

正如同外国的戒酒互助会之类的团体,最重要的第一步,是面对自己的真相,承认:「我是一个酒鬼。」如果还想逃避这个事实,基于爱面子(羞耻的念波)而不愿承认,通常是无法戒瘾成功的。一位肥婆,怡然自得地站在百货公司的试衣镜前,欣赏着她那对被过紧的红色仿皮牛仔裤绷得像线綑火腿般一坨一坨肉块横溢的双腿,头一昂、手往大腿一拍:「姊穿这件,就是美!」──这,算是正面思考法的胜利吗?这样的思考结构,真的就会让她变瘦变美吗?如果是一个根本就个性别扭难搞之人,对自己催眠自己说:「我是可爱的、我是值得被爱的!大家都好喜欢我!」这样会让右脑惨叫、自律神经更加紧张的。那种沈迷于正面思考法的人,看在旁观者眼中,其实也就是这个德行:笑得僵僵的,看起来紧张紧张的、high得疯疯癫癫的。

人的右脑,或说心中之天、心中之神,对谎言是极端敏感的,一有谎言,它就是会不舒服、会惨叫,而或者形成情绪、或者形成自律神经的紧张来降低免疫力。人在做正面思考时,去检测自律神经的话,都是整个在拉警报的不良状态。

blob.png

实话的疗愈

而反过来说,任何一种的疗愈,你如果想要借到右脑、或是潜在意识这一边的力量来帮你,「实话」是最重要的。

明知道是谎言的事(比如说我一个姓谭的要说服自己相信我姓王),有右脑挡在那儿,是无法说服成功的,只会变成左脑跟右脑打起辩论战,如果「不幸」战赢了,这个人就右脑脑伤,解离掉了。

有的人可能会想:「如果我『相信』自己是健康的,这个正面的信念,应该可以形成正面的实相吧?不是常听到一些案例,一些原本不可能痊愈的疾病伤残,用这样的信念,而得到奇迹般的疗愈了吗?」

身心对谎言的抗衡

这个话题,倒是有几个向度的事实可说:当然,人对「暗示」、「催眠」之类的东西,是会有一定的反应的,比如说明明吞的是 糖果,你骗病人说这是有效的药物,也有起效的可能。但,这种的「有效」,大约只有35%的人会有好转反应,并且效果,大约半年就会消散而被打回原形,人的身心,对谎言会有自然的制衡。 

而且,这种心理暗示的安慰剂效果,也只是在很小范围,比较不痛不痒的弱效药物的世界,可以勉强说说。如果你今天是要做大手术需要动到麻醉药的,你无论如何之骗病人 说「这是麻醉药」,那也是不能使他基于「信念的奇迹」而不痛了;真的作深度催眠,也还是有不少人是无效的。在我的世界、麻黄汤、当归四逆加味汤之类的经方大剂,也不能用安慰剂靠「骗」的起到相同的效果啊。 

奇迹与正面思考毫无关系

反过来说,那些得到「奇迹般的疗愈」的个案,因为他们的故事,常常在叙述的时候, 带到「抱持着正面的信念」之类的说法,所以会令人混淆。 其实,得了绝症的人,去了什么身心灵机构,给自己灌了一大堆正面信念,结果,还是死翘翘了──这是最多数的情况;「奇迹」的比例,真是不高。 而极少数的好转个案,比如说摔飞机骨头断得乱七八槽的全残废者,靠着在心中观想 「自己的经络一根一根接续起来…」而奇迹般地疗愈的,这,与其说是「正面信念」,严格而言,不如说是「导引之功」;比较接近打太极拳治好肺痨、练气功治好了高血压之类的,「修练有成」的范例。 

又或者也有人是向上帝祈祷而得到圣灵之光而好的,这种事情不能说是保证会发生,但,还是有的。不过,这也不等于「正面思考法」,因为他并没有否定自己生病的事实去「相信自己没病」,他只是「很想很想好起来」,并且「对奇迹抱持着开放、接受的态度」而已。 

「很想很想好起来」的想法,在文学表现不精确的情况下,往往会被说成「抱持着正面的信念」,但,这到底不是同一件事。 

疾病书写的误区

啊啊,说到「文学表现」,还有一件事情可以说,就是「疾病书写」! 在我教写诗的课,曾有同学问我说:「你说写诗可以疗愈,所以我们作业要写『疗愈的』诗吗?」事实上是,根本就没有所谓「疗愈的」诗。写诗,只是书写自己真实的感受,「诚实面对自己的情感」会启动疗愈力。但那种充满所谓「正能量」的文学书写,没办法。 

曾有作家,以自己的病痛为主题书写,有人好了,有人没好。不能说百分之百。但,能在病苦中学会对自己诚实的人,总是胜算大些。 

但,即使是这些有效好转的案例,对于别人而言,也往往是不良示范,因为那些有样学样的后来的病者,以为「书写目标」就是要「疗愈」,先有了这个正能量式的目的地以后, 反而把这个方法搞砸了: 

他们往往会逃避掉整个「咀嚼生病的痛苦、聆听自己内在的声音」这个最艰难的过程, 而就直接跳到结论:「原来得癌,是老天爷给我最大的礼物!我感谢!」因为好宝宝模范生 的作文就是这样收尾的嘛!结果当然就没效了。 

若让我说的话:要治病,还是把《庄子》练到第四篇、第五篇吧。人要「对自己诚实」, 不实念波中间难关重重,需要挪开的障碍物还很多,你不先掌握这些有效的技法练到熟,直接就要省思自己的人生,我个人觉得,是不太可能做得好。 

凡有例外,不必形成观念

小胡学弟八年前曾经问过我:「人,不是就是要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对自己有信心,才会乐观奋斗,才容易进步吗?──我学中医,就是相信自己学得成,才能学到这样的呀。」 小胡说的「正面思考」,我想是大家一般心目中的「常识」吧?站在不和你打辩论战的立场,我不直接否定它,只补充几处例外──凡是有例外,就不能称作科学正确,就不必形成观念了。 

blob.png

自卑背后的狂傲

首先,有的人,就是对自己很没信心,所以这个那个都不敢尝试,人生没有进展…讲到这里,你可能会想:那JT是赞同「人要有信心」这件事囉? 

我先不说是赞同还是反对,我只说「这个没自信的人」是个怎样的货色: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和那种自称「我没信心、我很自卑」的人互动过?

如果有,相信各位都和我经历过一样的事情:这个自称自卑的人,对于别人给的意见,几乎都是完全不接受的;就算他当场不敢让你没面子,说「你讲得很对」什么的,日后你再观察,就会发现他还是搞他自己那一套,你讲的,他都不采用,或是扭曲成别的怪花招;总之就是不接受。 

那么请问,别人的意见都不接受的一意孤行之人,事实上,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啊?我想是超级狂傲的后者吧?

所以,「没自信、自卑」什么的,只是他的我执为了叫你不要去烦他,捏造给你听、演 给你看的。事实上是,这世上真的要找得到一个「没自信」的人,那才真的叫千难万难。 大家都是太有自信的啦! 

怂出一片天

而如果要说我自己的例子,《伤寒论》我学了四遍才开始上手,如果有一本随便什么工 具性的书籍,比如说整理房间或企业管理之类的,我也都是先读四遍,才开始执行看看。因为,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并没有自信,我的自我感觉,并不良好: 

读第一遍,只是认识一下这本书在讲什么;但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力没有自信:只看一遍的东西,往往过两天就忘东忘西的了,所以,要看第二遍;而第二遍,确认了这里那里都没落下了,我还是对自己的人性弱点没有自信,你晓得的,人都是喜欢拿自己现有的信念去乱套用在新进来的情报上,而把作者的意思曲解成自己的意思,这是读书时最危险的,不会老老实实接受作者的意见,所以,还要再读第三遍,确认有多少作者讲的话,我还是「心有不服、不想接受」的;而第三遍残留下来的还和作者「卡」的点,我就得再读第四遍,一处一处去揣摩:「作者的人生这样走来,如果他没有对事情说谎的话,他这样经历的因果关系,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有可能,那我原来反对它的这个我的信念,有没 有可能才是伪科学?」再一次地面对作者,去设法消融自己内部的信念(或说『不实念波』),才会真得「吃得进」这本书。 我的「没自信」,是我今天赖以为生的最大工作本钱。但这「没自信」,是基于「承认 事实」的没自信;我本来就没有天才到能看一遍就整本会背、我本来就做不到听到一句不同的意见就立马全盘接受…所有这些,都需要再回头处理过。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对于自己的读书能力是蛮有自信的,但这自信,是来自于我的没有自信。paradox道家的东西都是「吊诡」,双面向的。

如果只有单面向的话,比如说小胡当年交给我的打字稿什么的,天哪,错字连篇!全部不能用。真是有自信,都不回头检查一下的!当然,反过来说,坚决相信「自己就是不行」,而什么事都不付诸行动的人,那也是不 实念波的独断狂信,也仍是否定事实的「太有自信」。

回想起来,我当年学《伤寒论》,就只是「要学」,所以就很没自信地学了几年。没自信,但我想要,所以就以没自信的方式,多读好几遍、多参考几十家注解地学了。

这,正如我前面说过的,自我感觉再恶劣的人,其实,真要学会开车,也就学会了。信念是正面也罢、负面也罢,并没有一般人以为的那么要紧。 没自信的人开车,出车祸的消息挺少;撞得乱七八糟的消息,多半来自于对自己开车技术很有自信的朋友。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