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2 – 实话的疗愈

image.png

实话的疗愈

人的右脑,或说心中之天、心中之神,对谎言是极端敏感的,一有谎言,它就是会不舒服、会惨叫,而或者形成情绪、或者形成自律神经的紧张来降低免疫力。人在做正面思考时,去检测自律神经的话,都是整个在拉警报的不良状态。

而反过来说,任何一种的疗愈,你如果想要借到右脑、或是潜在意识这一边的力量来帮你,「实话」是最重要的。

明知道是谎言的事(比如说我一个姓谭的要说服自己相信我姓王),有右脑挡在那儿,是无法说服成功的,只会变成左脑跟右脑打起辩论战,如果「不幸」战赢了,这个人就右脑脑伤,解离掉了。

有的人可能会想:「如果我『相信』自己是健康的,这个正面的信念,应该可以形成正面的实相吧?不是常听到一些案例,一些原本不可能痊愈的疾病伤残,用这样的信念,而得到奇迹般的疗愈了吗?」

身心对谎言的抗衡

这个话题,倒是有几个向度的事实可说:当然,人对「暗示」、「催眠」之类的东西,是会有一定的反应的,比如说明明吞的是 糖果,你骗病人说这是有效的药物,也有起效的可能。但,这种的「有效」,大约只有35%的人会有好转反应,并且效果,大约半年就会消散而被打回原形,人的身心,对谎言会有自然的制衡。 

而且,这种心理暗示的安慰剂效果,也只是在很小范围,比较不痛不痒的弱效药物的世界,可以勉强说说。如果你今天是要做大手术需要动到麻醉药的,你无论如何之骗病人 说「这是麻醉药」,那也是不能使他基于「信念的奇迹」而不痛了;真的作深度催眠,也还是有不少人是无效的。在我的世界、麻黄汤、当归四逆加味汤之类的经方大剂,也不能用安慰剂靠「骗」的起到相同的效果啊。 

奇迹与正面思考毫无关系

反过来说,那些得到「奇迹般的疗愈」的个案,因为他们的故事,常常在叙述的时候, 带到「抱持着正面的信念」之类的说法,所以会令人混淆。 其实,得了绝症的人,去了什么身心灵机构,给自己灌了一大堆正面信念,结果,还是死翘翘了──这是最多数的情况;「奇迹」的比例,真是不高。 而极少数的好转个案,比如说摔飞机骨头断得乱七八槽的全残废者,靠着在心中观想 「自己的经络一根一根接续起来…」而奇迹般地疗愈的,这,与其说是「正面信念」,严格而言,不如说是「导引之功」;比较接近打太极拳治好肺痨、练气功治好了高血压之类的,「修练有成」的范例。 

又或者也有人是向上帝祈祷而得到圣灵之光而好的,这种事情不能说是保证会发生,但,还是有的。不过,这也不等于「正面思考法」,因为他并没有否定自己生病的事实去「相信自己没病」,他只是「很想很想好起来」,并且「对奇迹抱持着开放、接受的态度」而已。 

「很想很想好起来」的想法,在文学表现不精确的情况下,往往会被说成「抱持着正面的信念」,但,这到底不是同一件事。 

疾病书写的误区

啊啊,说到「文学表现」,还有一件事情可以说,就是「疾病书写」! 在我教写诗的课,曾有同学问我说:「你说写诗可以疗愈,所以我们作业要写『疗愈的』诗吗?」事实上是,根本就没有所谓「疗愈的」诗。写诗,只是书写自己真实的感受,「诚实面对自己的情感」会启动疗愈力。但那种充满所谓「正能量」的文学书写,没办法。 

曾有作家,以自己的病痛为主题书写,有人好了,有人没好。不能说百分之百。但,能在病苦中学会对自己诚实的人,总是胜算大些。 

但,即使是这些有效好转的案例,对于别人而言,也往往是不良示范,因为那些有样学样的后来的病者,以为「书写目标」就是要「疗愈」,先有了这个正能量式的目的地以后, 反而把这个方法搞砸了: 

他们往往会逃避掉整个「咀嚼生病的痛苦、聆听自己内在的声音」这个最艰难的过程, 而就直接跳到结论:「原来得癌,是老天爷给我最大的礼物!我感谢!」因为好宝宝模范生 的作文就是这样收尾的嘛!结果当然就没效了。 

若让我说的话:要治病,还是把《庄子》练到第四篇、第五篇吧。人要「对自己诚实」, 不实念波中间难关重重,需要挪开的障碍物还很多,你不先掌握这些有效的技法练到熟,直接就要省思自己的人生,我个人觉得,是不太可能做得好。 

凡有例外,不必形成观念

小胡学弟八年前曾经问过我:「人,不是就是要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对自己有信心,才会乐观奋斗,才容易进步吗?──我学中医,就是相信自己学得成,才能学到这样的呀。」 小胡说的「正面思考」,我想是大家一般心目中的「常识」吧?站在不和你打辩论战的立场,我不直接否定它,只补充几处例外──凡是有例外,就不能称作科学正确,就不必形成观念了。 

自卑背后的狂傲

image.png

首先,有的人,就是对自己很没信心,所以这个那个都不敢尝试,人生没有进展…讲到这里,你可能会想:那JT是赞同「人要有信心」这件事囉? 

我先不说是赞同还是反对,我只说「这个没自信的人」是个怎样的货色: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和那种自称「我没信心、我很自卑」的人互动过?

如果有,相信各位都和我经历过一样的事情:这个自称自卑的人,对于别人给的意见,几乎都是完全不接受的;就算他当场不敢让你没面子,说「你讲得很对」什么的,日后你再观察,就会发现他还是搞他自己那一套,你讲的,他都不采用,或是扭曲成别的怪花招;总之就是不接受。 

那么请问,别人的意见都不接受的一意孤行之人,事实上,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啊?我想是超级狂傲的后者吧?

所以,「没自信、自卑」什么的,只是他的我执为了叫你不要去烦他,捏造给你听、演 给你看的。事实上是,这世上真的要找得到一个「没自信」的人,那才真的叫千难万难。 大家都是太有自信的啦! 

怂出一片天

而如果要说我自己的例子,《伤寒论》我学了四遍才开始上手,如果有一本随便什么工 具性的书籍,比如说整理房间或企业管理之类的,我也都是先读四遍,才开始执行看看。因为,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并没有自信,我的自我感觉,并不良好: 

读第一遍,只是认识一下这本书在讲什么;但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力没有自信:只看一遍的东西,往往过两天就忘东忘西的了,所以,要看第二遍;而第二遍,确认了这里那里都没落下了,我还是对自己的人性弱点没有自信,你晓得的,人都是喜欢拿自己现有的信念去乱套用在新进来的情报上,而把作者的意思曲解成自己的意思,这是读书时最危险的,不会老老实实接受作者的意见,所以,还要再读第三遍,确认有多少作者讲的话,我还是「心有不服、不想接受」的;而第三遍残留下来的还和作者「卡」的点,我就得再读第四遍,一处一处去揣摩:「作者的人生这样走来,如果他没有对事情说谎的话,他这样经历的因果关系,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有可能,那我原来反对它的这个我的信念,有没 有可能才是伪科学?」再一次地面对作者,去设法消融自己内部的信念(或说『不实念波』),才会真得「吃得进」这本书。 我的「没自信」,是我今天赖以为生的最大工作本钱。但这「没自信」,是基于「承认 事实」的没自信;我本来就没有天才到能看一遍就整本会背、我本来就做不到听到一句不同的意见就立马全盘接受…所有这些,都需要再回头处理过。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对于自己的读书能力是蛮有自信的,但这自信,是来自于我的没有自信。paradox道家的东西都是「吊诡」,双面向的。

如果只有单面向的话,比如说小胡当年交给我的打字稿什么的,天哪,错字连篇!全部不能用。真是有自信,都不回头检查一下的!当然,反过来说,坚决相信「自己就是不行」,而什么事都不付诸行动的人,那也是不 实念波的独断狂信,也仍是否定事实的「太有自信」。

回想起来,我当年学《伤寒论》,就只是「要学」,所以就很没自信地学了几年。没自信,但我想要,所以就以没自信的方式,多读好几遍、多参考几十家注解地学了。

这,正如我前面说过的,自我感觉再恶劣的人,其实,真要学会开车,也就学会了。信念是正面也罢、负面也罢,并没有一般人以为的那么要紧。 没自信的人开车,出车祸的消息挺少;撞得乱七八糟的消息,多半来自于对自己开车技术很有自信的朋友。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