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3 – 不沾分外之事

不沾分外之事

第四,不沾分内(影响力范围)之外的事

《庄子.渔父篇》就一直在讨论,人能不能安然地活在自己的黑暗面之中

在<渔父篇>里,老渔夫还帮孔子做了一个心理分析:首先,你孔丘这个人,就是一个典型的,受害者反转成救世主的人,你是一个狂人

狂人:不择手段地达到理想的悲观主义者

什么叫狂人呢?本来人都有一个自然天然的同理心形成的渴望,这是一个健康的渴望,希望我跟这个世界都能变得更美好

──希望自己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这个人,我们姑且称之为理想主义者──但是,如果他的理想不能成真,他受到了很多挫败,他就会觉得:

「唉,这个世界真的不会变好。」那他就会变成一个悲观主义者。也就是说,悲观主义者的妈妈,是理想主义者一开始就没有理想的人,不会是悲观主义者。一开始没有理想的人,叫作享乐主义者,每天都在混,怎么爽怎么活。

那他就不必变成悲观主义者,因为他没有那种悲痛的挫败,也没有那么多不能成真的梦想可以感叹。要努力过,又挫败过,才会变成悲观主义者──完全没有理想的人,是享乐主义者;

有理想的人,是理想主义者;挫败过的理想主义者,会变成悲观主义者。

然后悲观主义者心里的恨,累积得越来越多,开始想要不择手段地达到理想的时候,就是狂人。所以,老渔夫说:「孔子你就是狂人」

老渔夫在提醒孔子一件事:狂人是怎么制造的。

狂人制造法

狂人的制造法就是,世界上的事,有的是你影响力范围以内的事,有的是你影响力范围以外的。你的力气,如果是道家认为的健康,就只影响你影响得到的事情对你影响不到的事情,不要碰,不要搞,不要有情绪,不要去想它──就这样

只要是你影响不到的事,就不归你管,你「分内的世界」就只有这么一点点。

其它都不是你的世界,是非分的、别人的世界,这是要让人克服代偿反应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实践的点。

影响力范围以外的事情,你再怎么搞,也没有人会待见你。

老渔夫就说孔子:你就是这个样子,你影响范围以外的事,你一直说:

「这个政治应该怎么做,我来给你建议,那个社会道德应该怎么样,我来给你建议…」

其实都是你影响不了的事情

如何实践「分内事」

这个关键的实践法是这样:

比如说我是一个热爱植物的人,我看到世界上到处在滥垦山林,我会觉得那些植物很痛,我会很难过。那你能做的,可能是住一个有阳台有屋顶的房子,在你的居住环境里面种满了树木,植物都跟你很要好,你的树木都长得很美,家里都吃你种的有机蔬菜,家里的花都开得很漂亮。

渐渐你们社区的邻居也觉得:「哇,他们家好美,我们也来种。」然后你们这边就变成一个绿色小天堂

从你能影响到的范围从自己的生活能掌握的范围,尽全力成全你对植物的爱。

但是你不必去街头举牌子,说:「抗议亚马逊丛林滥垦滥伐你在中国北京街头举这个牌子,亚马逊丛林砍树的人怎么会看得到?而且,就算他知道有人在反对他,他还会觉得:「砍树我是专家,我知道树长得很快,砍完就会长出来,没什么了不起」你不要去搞那种你影响不到的社会面议题。

越用力搞越可能「搞错」

而且,很多时候,你的那个大搞特搞,其实都是搞错了。

比如说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在西安中科院的地质学专家,他告诉我说:

「现在人不是都在说什么污染环境地球暖化、人类要完蛋了事实上我们的研究发现,过去有多少世代都比现在暖太多了,人类也没有完蛋。为什么?因为地球暖化的过程,并不会是海水先上升全球热到不能住人。其实暖化发生的时候,会有很多水蒸汽上升到天空,然后雨会下在现在是沙漠的地方,沙漠地带就会变回可耕地,人类就搬北边点住,继续过得很幸福。地救暖化从来不是危机,是虚构出来的危机」

暖化,是沙漠变成森林;不暖化,森林又变回沙漠就是因为这是一个虚构的危机,所以在叫嚣的人才疯疯的;不实念波会让人发狂啊。

只做好分内事就不会边狂人

image.png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为了这种理想主义的东西,去跟任何你不能直接影响的人叫嚣

如果你喜欢的东西是「爱」,那你就在你能够影响的范围,对你的家人,对你的小孩你的猫狗,尽全力去爱。

但是不必叫任何一个不理你的人去爱谁。

你要的东西,就在你能够影响到的世界里,制造它,让它发光。影响不到的地方就不要碰。

这是预防你变成狂人的方法

必须消灭「变种人」

老渔夫对孔子的论点──你一旦跨出这条线,你遭到挫败感,痛到了,你就开始从受害者反转成救世主,那个想要肥大的自我感觉良好就开始主导了──所以,这是虑叹变慹的第二个字,叹,这个字的具体内容:代偿反应但麻烦的是,我们现在扪心自问,就会觉得:「哇,这些什么什么病,我全都犯到了,差不多三分钟换一种嘛!」

我练《庄子》的过程,就真得觉得:「哇,我里面有好多人格,修道病、教主病、躁郁症、救世主心理医生猛信徒…每天轮流出现!」

简直像《X-Man》外传《(大军)》里面的X教授的私生子『大军』一样厉害──那部美剧现在正在演,男主角是才演过《美女与野兽》真人电影的那个《唐顿庄园》中辍生小鲜肉──大军和火凤凰琴葛蕾一样,都是Ω级变种人,吸收了上千个变种人的人格和超能力,大招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乱喷的。

但是,如果你真的要练道家,必须在起练之前,先把你的这些变种人人格都整合消化掉,不然没办法开始;

自我感觉非常美好的「解离」

你所有向上的动力,都会变成在养肥你黑暗的能量那个我执、那个造业的强度,一直在大幅增加,接着就会打灭心中之神,再也不用看到自己的黑暗面,然后变成一个自我感觉完全良好

──「我是一个充满光,充满爱,没有执着的人」

──那就是《庄子》说的「哀莫大于心死」,你的心中之神完全被打灭了,你爱觉得你有多美好,就觉得自己有多美好吧。

这样的状态,就叫作「解离」。

复习代偿反应

前面讲到一些代偿反应的模式,以及要克服这些代偿反应,必须注意的点,现在先稍微回头复习一下:

请问各位同学,如果你现在陷入什麽救世主情结,你自己是不是能够察知到「我在帮人家,可是帮得很累」?当你向人家滔滔不绝地说教,你可以自觉得出来吗?

像今天早上,有个老同学跟我说,有一个他很喜欢的人,有事向他请教,他就会话特别多。那,你能看得出来,这也是代偿反应吗?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你就觉得啊!对方好好,我不够好!」

有自卑感夹杂在里面,于是你就会话很多,想要向对方证明──「你看,我是很有用的,我的意见是很多的,我的知识很丰富!」──努力的在凤凰展翅孔雀开屏

大家能认得出来,这也是一种代偿反应吗?

代偿的根源是「存在危机」

这是一种来自于自卑的感觉代偿反应的基质,是一个自卑的自我;一般心理学的说法,叫作存在危机

什麽叫「存在危机」呢?当你把标准拉得很高,给自己的分数打得很低的时候,你的结论就会是:「啊,我这个人实在是不够资格活在这个地球上,所以我应该多做点善事才行!」

这种感觉,叫作存在危机;你不能坦然面对「反正已经活着,就活着呗」、「既然活着,就活下去了」所谓存在即合理之一事。你觉得你必须多做点什麽,才能证明自己值得活下去,是这样的感觉

那么,克服代偿反应,一定要做到的几个点,我昨天有提到说,当你试图拯救别人的时候,一定要先认出来,我自己是哪里变成受害者?

然后学会不要被对方搞到。这一点,同学们记得吗?等到你确定不被对方搞到,你再回头看,对方是不是真的需要你拯救?其实大部分时候,你会觉得对方真的烂死了,你根本就不想救他。

前面还漏讲了一个小小的要点:

重要原则:不要求对方改变

整个道家「不要被别人害到」的种种做法,背后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则,就是不可以要求对方改变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搞到你,你用说教的方法跟他说:「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应该这样!」这就等于又回到拯救者的角色,想要改善对方,帮助对方好起来等到你练到第三篇的庄子心法第二招,你就会知道,庄子心法第二招有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不可以试图控制或者改变别人

在我们人生这场破关游戏里,人家是在好好地扮演一个大魔王的角色,你却叫大魔王魔力减弱,变成小魔鬼,在游戏世界里乱改设定,是不太适合的。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试图改变对方的人,会变成看不到(无法承认)对方的现状因为你会一直看着幻想中的,比较好的他,而不能承认他现在就是这麽糟。这样的话,你在承认事实的能力上,会大受折损。

因此,面对别人会搞到我们这件事,尤其如果这个搞到你的人是你的爸爸或妈妈,你要在家常之中练《庄子》,这种地方你最容易练歪掉。

因为,你会忍不住说:「妈!你不要这样爸!我跟你讲,其实应该怎样怎样…」这样,你这招就练坏了。

不要抵抗邪恶

对于别人搞到我们,道家心法会怎么处理呢?

我觉得比较象是某一个隐藏版本的《圣经》里面,耶稣讲过的一句话;

英文写作「Resist not evil」,就是不要抵抗邪恶,不要阻挡别人的问题

所谓「挡」,就是去说他:「你不要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拜托你不要怎样怎样,你应该怎麽怎麽样…」这叫作「挡」。

不要挡,只能「躲」;不要要求对方好起来,只能想办法不要被对方害到。

「躲」比「挡」有效

image.png

像我的话,这些年也是颇花了一些力气练习不要挡,只能「躲」。你真的「躲」得好,你才会发现「躲」比「挡」要有效;让对方好起来的效能会更高。

比如说,前几年有段时间,郭秘书比较会迟到,我一开始也会被他搞到。

比如我们到了餐厅,他没来,我们就想说等他来一起点菜,于是大家就饿在那里一直等。

或者是,我们到了什麽地方,他没来,我就一直等一直等,然后就觉得很心烦这就是被他搞到了。

后来呢,按照道家心法「不挡,但是要能躲」,之后我如果跟郭秘书约在哪里碰头,我就一定会约在我朋友的店里之类要是郭秘书没来,我照样跟朋友聊天喝茶,不会被他害到。

或者带一本很喜欢的书,在一间很舒服的咖啡店里慢慢看,你爱多晚来都没关系或者是,我跟丁跟莹莹跟郭秘书约吃饭,先在这家吃饭,郭秘书没来,我就说:「没关系,我们先点。」都点完、吃完了,他还没来,我们就再去吃下一顿点心

郭秘书到第一家餐厅,没见到我们,打电话来,我就说:「噢,我们已经吃完了,现在在另一家。」等到他赶过来,刚好剩半碗红豆豆花,我就很亲切地说:「还有半碗,来,给你。」后来,他也就不再迟到了。

只要确保自己不要被他害到,他反而可能会自动变好。因为在辩论系统里面,人的我执是越战越勇的。同学能够明白吗?你越是叫他不要这样,他的我执会越搞给你看。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