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4 – 不要「抵挡」我执

image.png

不要抵挡「我执」

比如说,天威有一次──那时候他还在当我的助教

子弹折射大表哥

──对一位我的长辈,他自己想讨好,主动把我的上课录音档整套送给人家,我知道了跟他说:「如果是大表哥跟我要,我也一定会给的,可是,外面我被盗版得乱七八糟,这轮不到我管,不是我能影响的;但你做我的助教,还主动开个口子往外漏油,这是不是有点那个了?」

也没动怒,也没骂他。结果他当晚就冲到人家家,也不知道讲什么鬼,弄到这位长辈慌慌张张写电邮来跟我道歉,语气像跪在地上对我哭一样,说什么:「日后一定来拜师!请杰中务必不要责怪天威!…」云云。

脑洞开得真好,我丢一句话,马上就借力使力,子弹折射去打别人了。

白嫖龙老师

在当我助教的时候,去深圳帮我办个事儿之类,也要去跟只是来上过一次课,根本就与我没什么往来的同学打招呼说「我来了」,搞得别人不得不请他吃饭。

而当他后来不是助教了,有次,小胡要去江西跟龙帅江老师谈生意,他又一定要跟去,想被扎腹针,白嫖龙老师。

我跟他说:「小胡去,是有生意要谈,要带给龙老师利润的事情,对对方有好处的,顺便白嫖一点点,还勉强说得过去;但你现在也不是助教了,无名无分的,只是一个『认识的某人』,还要去白占人家便宜,站在龙哥哥的利场想,人家也会觉得『你给了我什么,凭什么要我花那么多力气在你身上』吧?你给得了什么人家想要的东西吗?」

这,不是疯子,也听得出来,我是在说「不要打着我的名号去外面招摇撞骗」吧?

第一慌:让克莉带酒

结果他一听,慌了,马上用微信去敲「现任」的助教克莉:「你送给杰中,杰中很喜欢喝的那个外交特供茅台酒,帮我寄两瓶去江西给龙老师好吗?」那酒早就停产了,是因为我很爱喝,克莉才特地省出两瓶给我的呀。而且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人家比你有钱那么多的企业老板,要这样为你跑腿呢?

更何况,龙老师家,人家送他的名酒名烟,他是一个库房堆垃圾一样扔着,碰都不碰的;

若我去找龙哥哥要,搞不好随手就能讨到一卡车,卖个一两百万呢。你在这个点上讨好人家,有意义吗?

当然,克莉马上就断然拒绝了。

第二慌:再次让克莉带酒

但紧接着,天威又去讲说,这酒好像还不错,他爸爸应该会喜欢,又叫克莉带两瓶过来,给他拿去送爸爸啦。

我问天威:「这酒,你自己是有很喜欢吗?有像我这么喜欢吗?」他答:「还好吧,就有得喝也挺好的。」我问:「你那个爸爸,你有很爱吗?」他答:「没有。不爱。」

我说:「为了给你不爱的人喝你不爱的酒,去抢走我喝一瓶少一瓶的『我的最爱』,这数学......很奇怪吧?而且,人与人之间,你这种搞法,应该,会把缘份烧断掉吧?前一个使唤人家帮你送酒给龙老师的事,都还没道个歉,就马上又叫人家扛酒来给你送爸爸,眼看托克莉带东西这种事,人家应该…再也不会乐意帮你了吧?」

第三慌:让人难受的道歉

他听了,又慌了,晚上八点多起狂call克莉,要用电话道歉,人家在打麻将没空接,好不容易半夜十二点半有空理你了,讲了十几分钟的电话道了歉。

人家才睡倒,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起床,收到第一封微信,又是天威发的:「龙老师说想要杰中上次的上课录音,妳能给他吗?」

他不是比任何人都知道我不喜欢助教私下擅自把录音给人的吗?

已经不是助教的他,又来使唤现在是助教的别人,来替他做这种事?

仅八小时都不到而已哪!

这么有诚意的道歉,能量上给人的感觉,简直象是一坨屎直接砸在克莉脸上一样。

原因分析

天威的那种道歉,不但打不赢我执,反而增大了我执。

那是因为,天威的所谓「认错」、「反省」,并不是在以天然的同理心站在对方的立场去理解对方的感受,没有启动中之神,所以,对付不了我执。

天威的道歉,比较是英文说的「coping(应付、对付)」的机制,

就像「小孩为了对应大人的世界,而形成的心理三观、行为模式,基本上都是我执」一样;因为他的我执的目标,是要「好活」,被人讨厌了,就要想办法让别人不要讨厌自己,这样以后才有人肯给他带东西,他才能继续「有所得」、「没损失」,

这全部都是他的自我(ego),或者说我执,基于得失心的算计,在导演的一出戏而已。

JT自己的例子

我这也不是只在说别人,好比说,这几年之中我也曾有过两次,

一次是对可能带来利益的合作方,一次是对一个帮过我很多忙的朋友,都是讲话得罪人家了,

而当时,我「自以为」的心情,都是「很想对对方道歉,请求对方的谅解」,

好像大陆相声说的「我错喇~~!心中生出一丝悔意…」什么的那样。

但自己再仔细想想,就会又觉得:我好像不是真心觉得自己有错,而只是在害怕失去对方、或者说害怕失去对方带给我的种种好处而已。

这样的慌慌张张的道歉,恐怕是说不上真心。

image.png

「我执」越抵挡越强

后来有一次,我跟小胡说:「我讲天威什么,大约都是『我给他一尺,他就回我一丈』的状态,如果我还期待他要改,那我就只是在婊我自己,存心害自己呕血身亡而已。

可是啊,你不觉得他每次打回来的那『一丈』,都好有创意和巧思吗?

脑洞开的方向,实在太赞啦,都是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给你歪过去;真是魔家艺术殿堂的结晶啊!」

小胡说:「我看你这好奇心,一定会让你下次还是忍不住讲他的啦。

因为你每次都会好想欣赏他『下一个一丈』是如何之精彩......」

所以,任何一种抵挡对方的行为,都会跟人家的我执产生辩论。

用中国五行的说法,辩论就是风木之气「勾芒气」:你越用相反的东西去刺激他,他就越强。

当然,在能量的世界,更是如此。

每当你想要抵挡邪恶的时候,你都是在投资更多能量给它。所以,和邪恶作战,反而会动到让对方变得更强的「负面心想事成大法」。

真想消灭对方,要用燥金之气的「容平气」、「从革气」,容而平之,从而革之;顺着他,让他自己作死。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