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5 – 如何真正地「躲」

image.png

2014年下半年我病到快要死掉的时候──这整件事情在我回忆起来,反而会觉得,那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人生体验──当然,肉体的痛苦度是非常高的。

JT误以为自己在「躲」

可是我发觉:就要病成那样,我才有机会发现:

原来,一直以来,我对我妈妈,还是在「挡」,不是在「躲」

──我这样讲,听起来是有点可悲?──可是,有些话,真的必须到你被插一根管子,不能回嘴的时候,才能听得全。

从前只要她要快讲到那些话题,我就会岔开,所以我从来没有把我妈妈的话听完。一直到我插着一根管子,只能颤抖着手写字,又根本速度写不过她讲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听到那麽多她的真心话,然后,觉得:太好了!真是大解脱啊!

怎麽讲呢?

来自妈妈的催眠指令

整个2014年,我在大陆工作得好难过的那个感觉,其实它的基调,是因为我身上一直有某个我妈妈给我的,比较黑暗的催眠指令,我还没有把它化解掉。

所以我的人生,一直依照我妈妈的催眠指令在重演一些状态

我妈「想要我死」但我没证据

经过2014年那场大病之后,我才明白,我妈妈内心深处,对我是一个什麽样的感觉。我的结论,你们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有一点诡异──我妈妈是一个随时都在想我死的人──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疑惑噢:因为在过去二十年之中,我只要跟我妈妈打交道,我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觉得这个女人「想要我死」。

可是,我没有证据因为我妈对我超好的。所以,不会有实际的行为让我觉得,她想让我死。

JT妈妈的白种穷人道德观

可是呢,我妈妈在我四岁的时候离开我,到香港去工作

我的继父是美国人,年纪比较大,他退休后,我妈妈就跟他一起搬到美国去养老

我妈妈一直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做什麽事都要当一个女强人,不可以被别人瞧不起

当她一个东方的年轻女人跟一个美国老先生在一起住美国,在别人眼中就像个美国老先生的情妇一样,那个形象看起来是有一点疙瘩的。

尤其是美国人真的很看不起黄种人,她到美国之后,她那种好强又很积极上进,那种绝不能被别人看不起的心,就被刺激得非常强烈;她就变成:非常严苛地要求自己以及周遭的人,努力符合美国白人最上流的人生观生活观社会观。

在我心目中,那些根本就是所谓的美国白垃圾人生观

Whitetrash──Whitetrash本来的意思是「白种穷人」,我这是曲解──所谓美国白垃圾人生观大概是这样:例如美国白人如果看到有人吃完饭打一个饱嗝,会觉得非常失礼之类的。

道德观延伸出的羞耻心

像有一次我在美国一家超市买完东西,超市里面有一个台子,摆着塑胶叉子餐巾纸之类的让客人自己拿来用。那个台子还蛮长的,有一个白人在那边拿东西,因为空间还够,我也上前去在他旁边抽餐巾纸,那个美国白人却转过身,用两只手把我推开,叫我不要插队──类似这样,他们在某些事情上的设定值是比较严厉的。我妈妈就会非常强烈地要求自己,一定要去符合那样的人生观(某种程度的修道病)。

当她完美地成为了这样的人,她爱面子背后的羞耻心的能量,就一直在增幅羞耻心是那种「这个人没有资格活在世界上」的感觉

羞耻心导致的紧张和面子

比如她跟朋友一起旅行,一个阿姨英文讲得烂烂的,我妈就会觉得好丢脸,觉得「她英文这麽烂,怎麽有资格在美国混呢?真是太丢人了!」和那朋友一起逛街都浑身不舒服

我妈英文超好,美国人听她讲话,完全听不出外国口音的。

我小时候的英文,因为是看电影跟字典学的,我的英文微微带到一点英国腔,她就觉得:「我儿子讲话好奇怪,人家大概会觉得他心理不正常…」

因此,我的一举一动,带给她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一直到我四十几岁,我喝汤的时候如果是把碗端起来就口喝,都还会被她用筷子打手

而且她是在餐馆里这样做唷,还会骂我说这样很丢脸(她其是搞错了,西餐礼仪才有不可端汤盘就嘴的规矩,中餐并没有)。

我偷想:「妳在餐厅用筷子打一个四十岁的人的手才丢脸啊…」

又或者2004年,有一次她带我和外婆到美国赌城一家酒店去渡假,我和外婆,早上先下楼去吃早点,那个美国人女服务员随手一指,我和外婆也不明白她是指哪桌,就坐在和别人同一桌了,

这在中国和台湾,并桌是常态,我和外婆也搞不清楚美国的状况,我妈后一步来,看到了,是气到回旅馆房间的时候,手抖得钥匙都插不进锁孔的程度哦。

因为,我和外婆,在美国人面前,让她丢人啦。

事后怕我和外婆嫌她,所以她又编了一套理由,说她气的是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第二天特地又去餐厅修理那女服务员,做给我们看。

──我妈在这种事情上,活得非常非常紧张

羞耻心的一个面向是面子,一个面向是紧张

紧张是因为:「我做错了,别人瞧不起我了,我就得去死了!没资格活了!」那是羞耻心造成的心情

说不定在她心目中,一个四十岁的正常男人应该是,穿着Polo衫打高尔夫球,当大公司的CEO之类的;

她对于正常人生的规范有她自己的设定

当然,她头脑并不差,她并不否定我会读书或其他什麽优点,但她那些设定值已经强烈到,我的每件事都害她紧张兮兮。

比如我去美国看她,我如果跟她说:「这次被海关刁难得蛮厉害的…」

──美国海关有时候查人查得有点咄咄逼人

──她就会说:「唉,你这样子,就是很奇怪嘛!人家会觉得你是邪教教主(guru)…」之类

JT在妈妈心里的黑暗形象

image.png

我住医院的时候,因为插管子很痛苦,医生必须多给我开一点安眠药,好让我多少能睡一下

可是我怎么都睡不着,麻醉药安眠药之类,在我身上都没什麽效。

吸毒酗酒

我妈就会在床边说:「这些东西对你不太有效,是不是因为你从前吸毒酗酒?」

我的「吸毒经验,其实只是有一次在朋友家跨年,有人抽大麻,我哈一口,觉得没fell,就放下了──就这样而已

我抽大麻没有快感,我对那类东西的抵抗力好像很强?

可是就在我住院被绑起来(插管会怕病人把管子抓掉,所以要绑)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听她这样子娓娓道来,把我在她心目中是多黑暗的一个人全部掏出来,说什么我吸毒啦,酗酒啦…在座的郭秘书知道的,我喝酒的频率是很低的。

可是,我有一次跟她说:「噢,我爸爸家有一大堆别人送他的洋酒,他都没在喝,不然我跟他要过来好了。」

她就在那些蛛丝马迹里面编造我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人生的吸毒史就是一口大麻而已也可能是因为我跟她不是住一起,她没有事实细节,只能脑补,就把我幻想得非常黑暗

改邪归正

在我病床边,她就说我买的那些衣服非常奇怪…因为多数人买衣服是知道自己最适合穿哪一款,就一直买那一款。

我不是,我买衣服是「这种衣服我没穿过,就来买买看」。

所以衣服就乱七八糟一大堆。

她说:「我帮你都清掉好不好?」

那时候我插管被绑在床上,也不能反抗,就写:「好啦,随你啦!」

我要她让郭秘书去处理。

她就打电话给郭秘书,说:「郭翰啊!中中(她叫我『中中』)他现在愿意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他那些衣服你帮他拿去送掉吧!」

催眠指令:这个儿子要完蛋

她对我的看法是这么黑暗的。在她那种美国白垃圾人生观的世界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就是应该被唾弃没有人会喜欢我、该去死的那种人。

所以,她在跟我相处的时候,会一再一再地告诉我:

「你这样子很奇怪,人家会觉得你神经病,全世界都不会喜欢你,没有人会接受你这种人,你会很穷…」

她不断地说服我要相信这些事情

她对我的观感,长期以来她不一定都有告诉我

──她也不敢这样当面侮辱我──但她一直是这样深深相信的。所以每天都在为我担心,觉得「这个儿子要完蛋了」。

催眠指令引发的大陆工作

她的这些下意识的催眠指令,才会引发我2014年到大陆工作这件事。

2014年我到大陆工作,有一个很可怜又很可爱的角色,叫作小黄助教

瞧不起我的小黄助教

小黄助教把我拉到大陆去工作,他就跟我说:「叔叔,因为你跟社会是合不来的,你是一个社会失功能者。但是没有关系,我当你的助教,那些外面的世界,我帮你挡住,我来保护你,让你可以安心工作」

这话就让我爽快接受了。你知道,因为之前我妈的催眠指令已经很厚实了,小黄这样讲,其实是蛮瞧不起我的吧?

但相比我妈妈,我感觉不出小黄对我的瞧不起

揍妈妈的替身

小黄跟我妈妈的社会观念,有些相近似的地方,我不敢跟我妈妈硬碰硬地搞,所以就出现一个小黄助教当替身

──我想揍我妈又不敢,就去揍小黄牌沙包,揍得他头破血流

小黄助教做事的状态就是:他会找一些比较符合社会常识的合作方,但,却跟我是合不来的。等到我跟合作方有冲突的时候,他就非常辛苦地在中间帮我们两方调解,自己演得很高兴,凸显他救世主的存在价值

但是我事后回想,就觉得说:如果你不要找到那些合作方,我自己来招学生,不就很简单嘛?

但是,那都是事后的反省了。

终于意识到这个催眠指令

因为,2014年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内在有我妈给我的催眠指令:

「全世界都会很讨厌你,你会活不下去」的那个催眠指令

你知道,那真是要插着管子,慢慢听她讲,才会听得懂的

──我那时真是生死一线间,随时都可能死掉噢

──等到我终于听懂我妈妈的真心话时,她刚好回美国处理事情再准备回台湾照顾我。

可是她一回到美国,就精神崩溃,再也不能出门了;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很快好了。

2014年下旬,她在美国关在家里不能出门,到今天还没有走出家门一步。住附近的我阿姨去照顾她,她朋友也多,都会带点东西给她吃。

妈妈被自责打倒

她会这样,是因为她被自责打倒了。

她看到我病得那麽惨,就觉得:「都是因为小时候我离开他,造成他心理创伤,他今天才会变成这种怪物,才会死得那麽惨!」

她不能到台湾来照顾我,我却松了一口气后来我出院,到现在都还蛮好的。然后,我渐渐意识到这件事情──在我妈妈的意识形态信念结构里,对她来讲,看到我死,才是对的、正常的实相。

看到我活得很好、很快乐、很有钱,是不对的、异常的实相,所以她只能看着我死,不能见到我活;我要活,她就得躲得远远的,躲在美国,关在家里不能出来

我的小阿姨那时候回台湾,见到我一年只要工作12个小时,其它时间都在玩,她说:「中中啊,你活得真是超爽的!」

妈妈被从解离打回代偿

我妈在我生病期间,被我生病的事,从解离打回代偿。

所以我生病那些日子,她就做出很多代偿的人会做的那种高度矛盾的行为比如她把我所有的现金银行存折提款卡都拿去锁在我舅舅家的保险箱,然后告诉我舅舅说:「绝对不要把钱还给中中,因为他会乱花,会花完!」

我出院以后,跟她通电话,她就跟我说:「怎麽办?你的钱,我交给你舅舅,叫他不要还你,现在你没有钱可用了,你会饿死!」她就是这样,怎样都是要我死!

然后,我小阿姨看到我过得超好的,回去就跟她说:「中中过得很好啊,出国玩这玩那,身体也没问题,也很有钱…」什麽的。她就尖叫:「怎么可能!」这个妈,我真是服了她了。

她在美国充满罪恶感地关在家里,觉得都是因为她抛弃我,所以我会变成今天这种怪物精神残废…什麽什麽的。

「所谓最爱」伤害最深

我能够充分了解,在她每天每天的自责沮丧之中──就姑且这么说吧:「世界上有一个人,她的名分是我的妈,可是这人呢,每天想我穷死一百次、饿死一百次、再病死一百次。并且,那个虔诚度啊,比全世界最恨我的人诅咒我,都还要虔诚!」

遇到这种情况,你要怎麽办?一个所谓最爱你的人,她每天想你会死,比最恨你的人想得还要多;她是深深地强烈地有这个信念;并且,她本人觉得是爱你的。

想来也真是讽刺啊:我二十年前,还以为我那个非常痛恨我的继母,是我的心理创伤来源;没想到,明晓得是仇人的,形成的伤害相当浅表,几乎不必多花力气化解;

结果是自以为爱你的那一个,无形无迹的招,才真难防。

防守是最强的攻击

我说这个故事,是要解释,什麽叫作防守是最强的攻击:

当我意识到,我的内在有我妈这个催眠指令,当我把这个催眠指令洗掉了,那个当下,我妈就在美国精神崩溃,再也不能出门了

──在能量的世界就是这样子。

到今天为止,你可能被你的家人搞得很惨,但是你如果真的知道怎麽躲的话;他戳在你身上那把负能量的刀子,如果你知道怎麽拔出来、抽离你的话,就换他被你打得很惨。

但是,如果你一直要跟她吵架,跟他说:「妈,我不是这样,你放心!」那没有用。

她本来说:「你这样子没有资格活在世界上,你很糟糕,全世界都会讨厌你、瞧不起你。」

这些催眠指令被我拔出来以后,她就变成说:「我罪很重,我是罪人,我很烂,我没有脸见人!」所有的羞愧跟罪恶感都会回到对方身上

所以,能量战是这个样打的

你可能会说「这样好残忍,但是,能量世界,其实,很多时候,比物质世界还要残忍多了。所以,在能量的世界,你做到刚刚好的防守就可以了。

做到刚刚好的防守,就换对方遭殃

「躲」的真正做法

大概是这样的故事情节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所谓「躲」的方法,就是:不要被他催眠洗脑,不要被他搞到。不是要去当乞丐,要求他好起来

如果你说:「拜托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也是相信我是一个乞丐,需要人家施舍我恩惠的人才会有的行为;

这也是「负面心想事成大法」的行为这一点跟同学补充一下

还有一点,「只能躲,不要挡」这件事情,到底是对付别人的方法

庄子基本功更关注自己

但,庄子基本功的主轴,都是自己对自己的,不需要太把力气花在对付别人身上

要怎样对付对方,六月份的课,讲第四篇还会继续讲这些招数

所以,对待外在世界的招数,先不急着学,因为基本功比较重要,先处理对待自己的方法有一个老同学跟我说:「叔叔,你上堂课讲到克服代偿反应的方法之中,好像还有一件没讲。」

我想一想,的确没有讲。因为我觉得,那一条没练到,也不太有关系。因为我前面已经把最重要的部分讲过了。不过,剩下的一小条,说一下也可以,大家随便听听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