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6 – 不做幸福的讨价还价

image.png

不接受幸福的讨价还价

第五点:不要接受「你现在受苦,以后会比较幸福」的这种讨价还价。

比如说,假设我今天是个卖东西的,有一个很讨厌的家庭主妇来跟我杀价,说:「你算我便宜点啦,你现在给我多打点折,我还会介绍朋友来跟你买噢!」这种话听过吧?「你现在委屈自己吧,但是以后我会对你好!」这类讨价还价,如果你要练庄子的道家,就不要成交。

一般人晓得的人生故事是什麽?「这小孩子从小被人看不起,然后奋发向上,最后变成有钱人。」这是一般人的人生观。但是,《庄子》版的人生故事是:「他奋发向上成为有钱人之后,就会莫名其妙搞一出什么怪事,闹个大丑闻,上电视上报,变成全世界都看不起他。」

同样的,一般人的人生观是:「你现在吃苦,你以后就会幸福了。」对不对?

但《庄子》的人生观是:「你现在吃苦,你就会习惯吃苦,以后就会越来越吃苦。」

所以,我们不如说,一个没有代偿的人,会是一个以终为始的人;现在这一秒,我就会做我觉得幸福的事情,不会等到以后功成名就了再来幸福。

image.png

生活中的艰难选择

这种讨价还价的人生际遇,真的遇到的时候,其实多半是很难的选择。

狠狠霸道的家庭主妇来乱杀价,同学可能还能够觉得对方讨厌就不理她了。

梁冬的诱惑

但是,说到像我这行业,比如说我有一个在大陆跟我同样是教书的朋友,有一次刚好我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叫梁冬的人在主持的节目,在跟我那朋友对谈

──我不是说徐哥哥喔,因为徐哥哥受得了梁冬;我说的那个人是,比徐哥哥更不那麽喜欢梁冬的人

──刚好对谈的主题不是梁冬那麽在行的,所以你就会发现,梁冬一直在讲一些岔题的、不相干的话打扰他,还自以为很幽默。

我觉得我这个朋友是有点被梁冬烦到的感觉──我认为我朋友是比较有骨气的,以后多半不会再参加那种节目了。

我举这个例子只是说,如果我们是那种不够红的教书匠,你有机会参加梁冬的节目,等于是承诺你「全国很多人看到你,曝光率大增。」对不对?

然后,你之后一定是:哇!收入多非常多。

可是,你为了日后能够收入倍(有机会是百倍哦)增、赚进几个亿,现在要承受这一场对谈的折磨,让主持人对你奚落调侃,不论你讲什麽,他都要帮你岔歪到别的地方

──如果真要克服代偿反应,这种事就不能做。

习惯不委屈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问问大家,各位同学:上了这个人的节目以后,能多嫌那麽多钱,诱惑力还是很大,对不对?但是在能量的世界,这种事就不能做。你想用委屈自己的方法得到幸福,就是不行。

如果你习惯了不委屈自己,拒绝这种诱惑,

你就会发现,虽然你没有赚到那麽多钱,但是你的人生,就会自然而然变得很幸福。

什麽叫作「习惯不委屈」?

跳出租车

比如说,有一次我在台中上课,跟天威助教一起坐上一部出租车。

那个出租车司机明明不认得路,硬要走一条错的路,还很执拗地说他一定是对的。

我看情况不太妙,上课时间也快到了,就想换一部车。

我看出租车计费表刚好跳到差不多八十几九十几块台币,趁他停红灯,我就拿一张一百块,放在司机先生旁边,然后开了车门,就跳车!

天威助教也跟着我跳车。

我不骂人,我不会说:「你怎麽这个样子?怎麽可以这样?」

──练《庄子》,又不能要求他人合我意、又不能跟人辩论,这些选项,都被封印了

──我钱给他,我就跳车了。

天威助教说:「跟你这麽坐车,好轻松噢。」你真不要委屈,就是不委屈。你知道这整个过程是很愉快的,虽然那个司机有虐到你一下下,但是你这样做以后,你心里会很愉快,因为那司机一定傻掉了,对不对?一百块丢过去「啪!」就跳车。

罗炳祥的围堵

从前在北京教书的时候,有一次在教室外面,被正安医馆一个叫罗炳祥的医生堵到了

──我平常说外人坏话,是不提真实姓名的,但这个人,很想红,所以我帮他!惹到我,真是他的福报

──那个医生有一个喜好,就是有什麽他看得上眼的人,他就会要求跟那个人一起合照、或者拍视频。我下课坐在那边抽烟,他就对我站着,一只手把我肩膀按住,说:「你不要动,我要拍你。」

一般正常人可能就会回应说「我不跟你合照」或怎样怎样。我不是。他把手机按成录像功能,准备一面拍、一面介绍说:「这就是JT叔叔,身长一尺七寸…」什么什么鬼。

当他把我按住,手举摄影手机,正要拍的时候,我从椅子上滚下来,就跑!接下来那一整天,只要他出现,我立刻拔腿就跑,离他远远的。我也不骂他,不跟他讲「你怎麽可以这样」,我就是逃、就是跑。

那天刚好隔壁有一个大牌的中医老师,叫陈立新老师,要开中医班,有个记者叫黄剑,带着一大堆江湖同道来捧场,场面弄得很盛大。就在他们那个盛大的场子里,中医泰斗在那边走路接受采访拍照的时候,背景中有个JT叔叔在操场上跑来跑去躲猫猫。

在我滚下椅子转身就跑的时候,小黄助教在旁边亲眼看到整个过程。事后他跟我说:「其实,叔叔,你那样来一下,对方也是被你吓到喔!」

那个罗炳祥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拼命抓着小黄助教问:「他怎麽了?他怎麽了?」

小黄助教很潇洒地跟他讲:「那个人有相机恐惧症。你,不要拍他。」

「抵挡」还是受委屈

上面两个例子,我要说的是,如果你停留在那部出租车里,跟出租车司机吵下去,你就是去「抵挡」他的毛病,其实你还是受委屈的。

如果我留下来跟那个叫罗炳祥的医生说:「你不可以怎麽样怎麽样!」我还是处在那个委屈里面。

但是,当你不抵挡他,Resist not evil ,你只是跳车,只是狂奔,其实,你会比较不委屈。

各位能不能看到一个对比?

如果你花力气跟他打一架,其实是给他更多的能量。

遇到不值得的人、事、物,你就滚下椅子,赶快逃,就是了,不需要再给他能量。

不然,就算你跟他吵架,也是在爱他。

请问你有那麽爱他吗?

爱到还花宝贵的人生去跟他吵架!

要习惯不委屈

我练《庄子》这个「不委屈的习惯」,我是娇养到连坐出租车都会跳车的程度。这样,

如果有人跟我说:「你去上个某某名流主持的节目,你人生会多赚八千万。」

我也会觉得:「跟他讲话好痛苦,我不要去了。」

能量世界的骗局

就是要习惯「不忍」到这个程度,我的人生才能够一直可以感觉到,在能量的Level,有一种幸福感。

但是,这在能量世界的幸福感,是要做到这麽「绝」才能拥有的。

如果你没有做到那麽绝,就不一定有那个爽度。

所以,不管任何人说:「你现在受点委屈,忍耐一下,之后你就会多赚很多钱,或怎样怎样…」这种交易,就别上当;

因为,从能量的世界看,这到底是骗局。

努力勤学的前提:有爱

当然,我不是在主张,大家要做完全欠缺抗压能力的草莓族

──虽然我已经是了

──但,好比说,「现在努力充实实力,吃苦勤学,将来才有职场竞争力」这种原则,我认为,必须是充实我们真的很有爱的能力,这样,才能够辛苦也是开心的。

不要像我有一个朋友,充实了他一点爱都没有的会计能力,现在一周在大学教四天会计课,收入不成问题,但他每天教书都厌恶到好想去死。

如何糟蹋自己的人生

对于自己的「好恶」不清不楚地就去吃苦、充实、努力,通常是最糟蹋自己人生的了。

并且,没有爱而充实的能力,通常也高不到哪里去,成不了孤品,事实上,就是烂大街的款而已嘛,谈不上竞争力的。

说到头来,幸福不幸福,是我们自身内面的感觉;如果我用这些庄子的技法,调节得了自己心中的情绪、或者说肉体层面的内分泌,而一直能产生自制的幸福感,所谓「无待」;就不必靠外物来供应了。

恶魔的诱惑

我刚刚说这种交易不要进行,乍听之下会觉得很容易,实际上,你的人生中,真正遇到的时候,恶魔的诱惑还是很大的。

但是,如果你真的要克服代偿反应,你要知道,这一路能量,也是属于代偿反应的范围。为了赚更多钱,只好放低身段、被人欺负,又会反馈能量给「我很贱」的信念系统。

代偿反应就是因为你觉得「我很低贱」,所以才想要扮演大师、圣人嘛。

所以,这个「我很贱」的信念系统,就不要再花力气支持它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