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8 -「解离」的特征

image.png

「解离」的虚假善意

解离这种「我没有这个意思」的事情,比如说我一直记得一个还蛮有趣的画面:

被善意「婊」死

我教书的同行,姑且称之为一个A老师,一个B老师好了。有一次,A老师跟我说,他要跟B老师一起开一个课。他是这样跟我说的:「B老师的修行方法,我是很认同的,我也很尊敬他。只是呢,B老师的口才没那麽好。我觉得我有些比较心理学的基础,可以帮到他,把他的东西讲清楚,帮助推广他的东西,让同学更容易吸收理解。」

于是他就怀着这样的善意,跟B老师一起开课。

结果,过了一年,我遇到上过那个课的同学,同学跟我说:

「唉哟,那个课哦,B老师根本就不会教,都是A老师在救他。到后来,B老师什麽都不讲,都是A老师在讲。所以我们以后知道了,这个课就只报A老师的,不用再报B老师了。」

A老师是怀着要帮助B老师的善意,却活生生地把B老师婊死。

我们要了解到:事情是有因果的,这样子做,人家就是会被你搞死。但是,你在热心助人的时候,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

image.png

结构上的恶意

这个A老师后来也对我释出非常多的善意,不过,他释出善意,我就在头脑里面作沙盘推演:

「如果我接受他的善意,接下来会这样这样、然后就那样那样…」推导到后来,就会看到:果然,我会死得很惨。

世界上,很爱你,对你很好,充满正能量,释出非常多善意和佛光的,其实很多根本就是解离掉的。

因为你知道,人家对你好,推荐你去跟什麽非常有名的人一起做节目或怎麽样,让你出名之类的。人家都是怀着善意呀,但是如果我接受那个善意,就会死啊

──就是这样的感觉。当然,你也可以说对方是无辜的:

「我们其他老师都是这样飞上枝头作凤凰的,哪里晓得你JT叔叔体质异常,同一个牌子的饲料,别人都吃得好好的,变凤凰了,就你一吃就死!」

虚假的「真爱」

我们生活在华人文化圈,非常麻烦的一点就是,大概

──我不敢说大部分──将近一半的家庭,父母都是很解离的吧。因为他本人会觉得是真的爱你。

就像那个A老师,他也觉得他真的爱B老师。

我妈也是真的很爱我啊,所有的动机都是「希望你能过得好、能幸福」,只是她的爱是基于她自己的世界观,是觉得「我这个儿子实在是太变态、太奇怪了,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他」的爱。

从结果判断恶意

要如何认得出这些东西,并且是认得出来自己里面有这些东西?

比如说,在我身边的人,像天威,就要认得出来:

既有了这个行为,不管我有还是没有这个意思,我把对方搞得很恶心,就要感觉得出来,你做这件事,里面有所谓真实的恶意,「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对方觉得你恶心。

迟到的恶意

郭秘书人在这里,我问一下郭秘书啊:

你迟到,你能不能感觉得出来,你是藉着迟到在虐待我?

(在场的郭秘书答:『当然感觉得出来呀。迟到得刚刚好,要迟到得有技巧,让人家很痛苦,但是又不敢对我发脾气,这是要经过精密计算,才能达到的事情。』)

我也觉得郭秘书,很好!没有解离,只是人很烂而已。

「解离」的定义

但是世界上有更多的人,迟到,让对方等得很惨,却会说:

「啊,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当一个人的心中之神够强的时候,会看得出自己在搞人家,会观照得到自己的恶意。

但是,心中之神被消灭的人,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而觉得自己只有正能量,只有光、只有爱的。

这称之为解离,Alienation,荣格心理学提出这个字,指的是自己跟自己是脱开的「自我挑拨离间」的离间者(所以死后要去无间地狱送修吗?)。

今天说Alien,就是外星人、异形嘛,他已经变成不是人的异类了。

解离的特征

所以,《庄子》后面讲的「姚、佚、啓、态」。

「姚」,就是不是人的monstaer、不祥之物,和妖怪的「妖」字意思类似。

「佚」呢,失去了一个人的状态,也就不是人了。

然后「啓」、「态」呢?

「态」字是演技。

「啓」是打开。

这四个字就是:一个不是人的妖物,打开了它扮演一个人类的演技

──说不定你家的妈妈爸爸还是谁,或者你自己,就是这样的啊。

所以,解离的人,看起来也是人,他也会告诉你说,他是爱你的。

但是,这整个「他自己觉得的真心」都是他的我执的演技。

他的我执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扮演什麽样的角色是无敌的。

完全没有同理心

那,解离人的特征之一就是:

完全没有同理心。

明明把人家搞得很痛苦,他却觉得:「奇怪了,为什麽你会那麽难受呢?我明明对你很好的啊。」

完全没办法感觉到对方的痛苦。

因为人的同理心是来自于心中之神,那种「别人的感受和我的感受在潜在意识是相通的」的一体感。

一个人没有心中之神,就不会有天然的同理心。心中之神越弱,人的同理心就越差。

而这个世界上,很有趣的是,有很多非常道德正确的所谓好人、正人君子,你在跟这些正人君子相处的时候,比如说,他在训诫你一些事情,你会觉得:

「我被他这样讲、被他搞得很难过,可是,好像…他都不知道我难过呢!」

所以,人站在正义的一方的时候,是最不会感觉到对方难受的。

当你觉得「我是充满慈悲,充满光,充满爱」,完全正义的时候,那就完全没有同理心。

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

一个是「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另外是「对别人完全没有同理心」,这是解离之人的特征。

这就是庄子所认为的,心中之神死掉了,已不是人的状态。

一个解离掉的人的念波,其实是很毒的;待在他身边都很难不受伤,待久了就会重病或疯掉。

不过,到达完全解离之前,还有「变」跟「慹」两个字,我把故事再慢慢讲过来啊: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