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19 —— 大魔王

image.png

虑叹变蛰中的【变】---- 大魔王

当一个人代偿得很厉害,不实念波增加了很多,他的心中之神越来越受伤,终于再被伤到一个点,到达《庄子》说的「变」字的时候,这个人就变成开始能对自己说谎

「变」:开始能对自己说谎

同学,我之前不是老说,我一个姓谭的,要告诉自己我姓王,没办法相信嘛,对不对?

但是,其实人有我执、情结(complex)这些东西,基本上都含有不实念波,都是在对自己说谎只是还不是那麽「有意识地」对自己说谎,而是不小心被人家骗。比如说,小时候爸爸妈妈这样讲,你就被催眠制约了,那是被人骗的说谎,不等于自己有意识对自己说谎

但是,心中之神再伤到一点的时候,他就会开始能对自己说谎了。

只恭敬不从命

这个画面,有例子可以举:2015年8月,台北开的中医冲刺班。有一个大陆的妹妹,上我的中医课非常痛苦,完全不能学。

我说:「脉要这样把」,她就觉得「我不会把」。

我那时候对同学很殷勤,还在婊人期嘛,就一直带大家逛街吃东西

我带到哪一家店,说:「这家店什麽东西很好吃」

同学进去吃,她就站门口说:「我不用吃。」

她的行为很妙,她虽然表现得对我好像蛮恭敬的,但她的每一个行为都让我觉得:她不屑

可是她自己认为是「不好意思」

难以承认的恶意

因为那一阵子,我一开始跟大陆接触的点,比较是老爷贵妇帮,有不少是那种「格」比较高的人,把我的助教使唤得很顺,简直为他做牛做马。

比如说托天威助教帮他买毛笔什麽的,还要助教到他旅馆拿钱。

助教到了旅馆,他却跟助教说:「不好意思啊,我又决定不买了,谢谢你白跑一趟。」之类的。

我能够理解对方内心在转的念头,可能是:「唉呀,到底要买不要买?」然后他烦恼一会儿又觉得说:「我还是照JT叔叔说的,诚实做自己!勇敢地告诉天威助教吧。」

你知道,他自己有一个内部的想法,会让他觉得他没有恶意

但是,我在旁边看这个画面,就觉得:搞什麽啊?玩我助教玩那麽高兴!

其实,人的那种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多半是在这种地方。

而这种地方,你有,我也有。

所以,我不是在说一件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

那个大陆妹妹啊,我的中医课不管讲什麽,她都学不会

我觉得很有趣的是,很多人自以为他听不懂,其实是他不接受;但他会说他是听不懂。

有一次,下课时间同学在闲聊,那个女生就忽然说:「噢,我知道了,你讲的把脉我学不来,是因为我是学会计的。」

我说:「天威助教是会计系毕业的,可是天威助教二十分钟就学会了啊…」

过一下,她低头吃一吃东西,她又抬起头说:「噢,我知道了,你讲的东西我听不懂,是因为我读了太多科幻小说了!」

我说:「科幻小说?我这个资深宅男,妳比得过我多吗?」

她讲的每一句这种胡乱捏造的话,她都相信是真的

而且,即使我好像有一点在反驳她的话都说出口了

──这我也是犯到辩论了哦

──她也完全没会觉得她有搞错。

这是朝向我没有这个意思的完全解离迈进的高速捷径

image.png

解离源于罪恶感和羞耻心

其实人会大解离,通常就是像这个样子:一开始是罪恶感和羞耻心的念波太多了,超怕人责怪他,一被人责怪,马上就要生出一套自我合理化的理由说辞,来乱解释一通,

但习惯了之后,一个人对于自己的那些不实念波,越来越认同,也越来越能够自圆其说到随口骗过自己的程度,然后,就解离掉了。

完美的自我欺骗

小黄助教曾经提过,他有一个过去一起租过房子的女性朋友,这个女生后来跳楼自杀死掉了。她在死之前,每天吃很多精神科的药。

有一天她在家里,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剃光,裹上纱布,去跟朋友约喝下午茶。

朋友看到她这样子,就问怎麽回事。

她说:「啊,我脑瘤开刀,缺钱付医药费就这样要到了一笔钱,然后回去把纱布拿掉,继续过日子

小黄助教跟我讲这个故事的重点是:她在告诉人家她脑瘤开刀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在说谎

越接近解离的人,越会相信自己想的都是真的

比较笨的解离

所以,到达「变」这个字的时候,这样的人,在你人生里面是很难对付的。

因为他做什麽都觉得自己是真心的。所以你会觉得这个人「好真」,而不会觉得他好假。

而且,这样的人啊,在台湾社会是这样子

──我觉得在大陆社会不久也会是这样子──这样的人,如果他很笨,没什麽本事,他就会变成像那个绑了纱布去骗钱的人。

但是,如果这个人稍微还有一点智能

高智商的解离

──因为解离不解离,不关系到智能,太多教主病、修道病的人,其实是非常高智商的人

──那他会变成什麽呢?

会变成教主型的心理谘商老师,简称心灵导师

image.png

我执牧羊人:大魔王

他那个我执的力量,已经大到开始进入魔王的等级

所谓魔王的等级,就是:不但他自己的我执那麽强,而且他还可以像个牧羊人一样,去养肥一群别人的我执。

这样的心理老师为什麽会有生意呢?

其实很简单,照我们《庄子》的承认事实疗愈法,你会不高兴,是因为你不承认事实嘛,对不对?

比如说有一个女生,跑到我一个做心理谘商的朋友前面去哭去骂,很怒,很恨。为什麽呢?

因为她爸爸有了小三,她觉得「爸爸对她的爱被人家分走了」。

插播缺爱逻辑

当然这「怒」一定有不实念波嘛。我听我那个朋友聊到这件事,我就说:「好好笑噢,她爸爸有小三,是因为她爸爸在她妈妈身上得不到那个温暖;你要跟小三争的话,去跟你爸上床啊!小三是用来上床的,你争来干什麽?想要被爸爸强奸吗?」

对我来讲,我就觉得:你要搞清楚,你要的是什麽、你爸爸要的又是什么嘛。

如果是只说纯粹的「爱」的话,我可能会猜想:「爸爸有小三,并不是爸爸对你的爱因为小三而减少,可能是你不讨人喜欢,动不动摆臭脸给人看,爸爸爱不动你了,才会找小三吧?」

──因果逻辑不要搞错了。

对我来讲,这些搞错的地方,都修理了,你就不生气了

──好比说「我爸爸从来没有爱过我,所以没关系,我没损失之类的

──这样比较简单吧?

像我跟我继母,为了争夺我爸爸的爱,斗了二十年,结果才发现,我爸根本就谁也没打算去爱,同病相怜的两个死对头,不如抱头痛哭算了。

那个小女生会气成这样,一定是很多事情都搞错了。

大魔王如何养肥我执

可是,像这样一个暴跳如雷的小女生,如果遇到一个已经到达「变」这个字的心理谘商老师

──比如说,这个妹妹叫赵佳好不好?

(赵佳:『随你开心就好,我认了。』)

──这心理谘商老师就会跟她讲:「赵佳,我看到的是,因为你是一个来自太过高位灵界的天使,所以来到这个能量频率太低的,污浊的业海世界,你会有很多的适应不良但这就是你来这世界拯救苍生的使命必须背负的牺牲!」

那小孩子听了,很受安慰呀。

你知道,人如果得到这种安慰,他的自我感觉会很肥大很良好,对不对?

所以,她那个当下,我执就会大增,回头去看别人让她生气的事情,本来气得要死,现在就变成得意的、微笑的不屑:

「哈哈哈,因为你们境界太低,所以才这样」

──当然,之后如果再被搞到,说不定还是会爆怒的吧:「你不晓得我天上界来历有多大尊吗!敢惹我?」

到达「变」字的这个人,如果到了心理心灵老师的地位的话,他就可以像牧羊人一样,豢养别人的我执。

这样子的本事,叫魔王大魔王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