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训练营》Day 20(完结):无相天魔

image.png

无相天魔

虑叹变蛰中的【蛰】---无相天魔

那到达「蛰」这个字呢?

大魔王派发心灵鸦片

我和小黄助教都曾经遇过这样的人──也是我们命苦啊──当一个人,在有形的世界已经到达魔王等级,变成我执的牧羊人,就会有很多人很崇拜他、喜欢他,因为可以在他那边领到心灵鸦片;

不帮你解决问题,但是让你自我感觉良好

无相天魔的鸦片覆盖灵界

那,当一个人超过了魔王的境界

──我接下来讲的话,只是我的推论,因为我不是一个开天眼、有神通,看得到灵魂世界的人。

所以,我只能够从一些病理的状态去推论

──当一个人的心,已经变成这种魔王之心时,他的粉丝,不只是活着的人,可能另外一个世界的,也很多;

许多死了以后不能转生的那些妖魔鬼怪,也会变成他的粉丝,很被他安慰到。

赶小鬼能治病

而这个人也不一定有神通力能感觉得到他自己拥有看不到的世界的粉丝,但实际上,到达这个境界的人,往往会有某种程度的神通力,人家的病,可能会忽然被他弄好

──我现在说的完全是幻想的画面,因为我没有办法感知灵界的事情,而且,据说在大陆也不可以感知到?会犯法?

──比如说,有个人本来是几个小魔鬼附在他身上,所以他会肩膀痛、内脏有肿块

现在,他要帮这个人灵疗,他身上有大魔王啊,当然可以叫那个小魔鬼离开去玩别人,那个人的肩膀痛、内脏肿块就好了。魔王赶小鬼,也可以帮人治病啊。

让小鬼去报复

他可能不一定会直接认识到「有看不到的世界的粉丝」这件事,但他下意识地,以他的我执和魔力,他会隐隐知道

而他那个下意识的知道,会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比如说,这个人是一个公司的员工,他做事做得很糟糕──解离的人做事情常常是很糟糕的──你跟他讲说:「你怎麽做这麽差!一点责任感都没有!」

像台湾有派信什麽宗教的狂信者,叫什麽妙什麽禅的,在办公室就是核废料一样的公害,做什麽都做得很烂,因为他太瞧不起你了,傲到不屑为任何人做任何事。当他的上司指责他的时候,他就会说:

「你们这些芸芸众生,真是太执着了!要来听我们的课哟。」

我要说的「蛰」这个字,其实中文本来没这个字吧?

有的是「蛰」字面的意思就是冬眠中的冷血动物

现在底下是「虫」改成个「心」。

我们见过的,就是在某些情况,那个人会出现像「在冬眠的蛇」一样的表情

比如说,这个人在公司又把什麽事情搞砸了。

你是上司,叫他过来,把他训得狗血淋头,正常人被你骂,表情一定是很难看的吧;可是这种人,你骂痛时,他不但不痛苦,反而露出一种非常甜美的,象是冬眠中的蛇一样的,自我满足的微笑!

然后,他对你一笑之后,你就会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或者忽然拉肚子,或者忽然心情很乱。

好像他那么笑一下,他在无意识中,便晓得说:

「我在看不到的世界,是有很多粉丝的噢,他们是很崇拜我的噢,他们是我的护法使者噢,你这样子凶我,你不知道,会有报应吗?」

然后他那些子弟兵就跑去搞那个人,让那个人在四十八小时之内出状况他在下意识彷彿知道说:「嘿嘿,你惨了,我同情你。」

这样的人,你人生有没有遇过?我有喔。

image.png

解离会让身边人神经分裂

就像现在我们一般称为疯子的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这件事会变得很难搞,是因为,精神分裂的人,常常不是他本人的问题,而是他父母的问题:

他的父母其中有一个,尤其是跟他能量关系比较亲的那一个,如果是解离掉的,这个孩子就会很容易被搞疯掉。

比如一个小孩,如果他的妈妈是一个完全解离掉的人

──解离掉的人,在社会上通常是很能混的噢,所以别人不会觉得这个妈妈是疯了,疯的是小孩

──这个小孩,长年以来,他的左脑(人的左脑,是一个自我合理化的脑)会说:「她是对我来讲最重要的人,她给我衣服穿,给我饭吃,给我钱上学校什麽什麽,还照顾我,她爱我,她是我的妈妈…」

可是,他的右脑,因为看到妈妈的魂已经灭掉了,所以他的右脑(承认事实的右脑是不会说的,右脑是非语言的)直会有一种冲动一种感觉是:

「这个东西(it)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已经死掉了。」

只要右脑看不到灵魂,就不能承认对方是人。

所以,当他的左脑说:「我的妈妈很爱我,对我很好…」

右脑说:「你妈妈不在了,已经死掉了。」

当这两边脑的讯息在打架的时候,人就会疯掉,精神分裂

男女不同的精神分裂

因为女生的左右脑沟通线路比较多,所以女生的精神分裂常常是那种很狂躁很痛苦很激烈的。

男生的左右脑沟通线路不多,意见不同,干脆就不要讲话了,所以男生的精神到达蛰」这个点之后,再过去姚佚啓态」就差不多完全解离掉了。

痛苦的身边人

一般心理学的说法叫作psychopathy,心理变态

如果一个人已经完全解离掉,他身边的人,往往就会被他的念波打扰得非常痛苦

分裂,常常都是比较痴呆,淡漠型的──当然,也不是绝对啦。

像这种被妈妈的解离搞疯掉的小孩,至少徐哥哥看过一个,我也看过一个,那画面真的很可怕

像徐哥哥看到的那一个,那个小孩的妈是这样子:「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变这样啊,我们都是很爱孩子的父母啊,啊哈哈哈…哦呵呵呵~~」

我看到的那个小孩的妈是这样子:「哼!我告诉你(对JT吼)!我们家,是不可以出疯子的。我儿子,不可以疯!」对小孩的痛苦,一点点同理心都没有;而且,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

这就很难救了,因为问题不是出在那些小孩身上

我那时候看到这个状况,会想说,如果一个人在小孩的左耳,一个人在他右耳说:「你是对的,你妈已经死掉了。」

一直这样跟他讲,让他的左脑理解右脑要释放的讯息,不知道会不会有用?这是我猜的,还没医过。

如果先生是解离的,太太也会受到那个念波的干扰,没有几天就会在家里歇斯底里,小规模的精神分裂,需要送到医院去打镇定剂。因为解离的波长在念波分数表上大概只有5吧,会把身边的人弄到精神分裂

在5分之前,还有个6分的念波,叫作「无相天魔」。

无相天魔的形成

「无相天魔」是这样子的:因为,人的情绪跟辩论冲动,是为了让你认出我执在哪里的标签

把我执的标签(情绪)撕掉

但是有一种修行人,他认为「有情绪是不好的,人不可以有恶念」什麽的,

于是就硬是压抑心中负面的部分,压抑到变成没有情绪;

并且,也不跟人辩论

这就是把我执的标签撕掉了,变成隐形的我执,你再也找不到它了。这是修行人最容易解离的一条路。我执被他的一心向善、不可有恶念的心意,压到他都没有情绪,也不跟人辩论

我执变隐形了

但是他对这个世界认识错误的不实念波,还是在呀!隐形的我执,在宗教性的书上,就叫作「无相天魔」:这个魔你已经看不见它了。

人都是在「我没有这个意思」的过程里面,慢慢地把我执精炼升华成「无相天魔」,然后解离掉。

这样的故事情节,你们能懂吧?所以,修行人,是最容易解离的族群

而且修行人,会追求自我满足感的骄傲,这也是迈向解离的一大步

自我感觉一日千里地好

比如说,如果我想要用「造业」的方法大大增加我执,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去上个灵修班、学一个什麽「与高我对话的书写技巧,就会开始有一些自动书写的感觉,比方说内心会涌现一些文字,把它写下来。

然后慢慢写着写着…好像自己跟自己聊天,听起来很疗愈,对不对?

我也很喜欢用书写治疗,我家里也有笔记本一直在写:「我今天什麽事情心情不好,我没找到没承认的事实在哪里?…」

那他写着写着,高我就会说:「我跟你说啊,我是你的指导天使,GuidingSpirit,第二大天使长加百列,怎麽样怎麽样…」

然后写写写:「你在地球上的使命是什麽什麽…」然后他越写越觉得:

自己实在是太光明了。

其实这说不定是某种程度的下意识幻想而已,像穷家女作公主梦一样,但是,他会觉得是指导灵在跟他讲话;

因为他很想相信是这样嘛。

然后可能再写个几天,他的指导天使GuidingAngel就会跟他说:「我之前跟你说,我是你的指导灵。是因为那个时候,你还不适合知道真相,但是,今天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了。其实,你就是我的本体!」

──你知道的,就是自我感觉一日千里地越来越好。

image.png

修行的世界很可怕

在修行的世界,有各种奇怪的方法,可以让你的自我肥大到不得了

我们台湾人的解离制造工厂,是宗教界跟灵修界。很多灵修老师都已经是大大大魔王了。

像台湾的宗教界,那种信佛教或什麽的,非常压抑自己的情绪,然后每天都跟你讲:「做人要慈悲,每天都在相信,自己有光有爱,用充满教主病、居高临下的姿态,在同情你「业障很深、我执很重」,这样子很容易就解离掉了嘛。

教主病是解离得最舒服的一种。

解离大本营

藐视你、拯救你:「你应该怎麽样啊…」对不对?当他在说「你应该怎麽样」的时候,就会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拯救苍生的佛菩萨

在台湾,宗教界跟灵修界是台湾的解离大本营

大陆没有足够的宗教界灵修界可以让人解离,大陆人就会跑到中医界跟气功界去解离。中医界是怎麽解离的呢?学了点中医,就满脑子阴阳五行好像玄学一样的东西,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参悟天机,其实临床能力还是很差的。

气功界呢?我常常说,人的身体生病了,是潜在意识跟表面意识沟通的媒介就像我,我每次生病,都会有旁边的闲杂人等说:「你不是自己学中医的吗,怎麽还生病?」

生病的意义

但是我常常觉得,生病归生病,中医归中医

──这很好笑诶,中医不是拿来治病,是干嘛的?──但是,像我2014年那样糊里糊涂肺就烧掉,差点死掉了,但是我想想:我需要生这个病,不插管子还真不行

不插管子,就听不到我妈的真心话。那是潜在意识要帮我听到关键的那句话,象是她跟郭秘书说:「中中现在要改邪归正了,衣服丢给你处理并且,听到关键的那句话,必须不能回嘴,才会缓过几分钟来承认她真的是那么想的!」。

生病是和潜意识的沟通

生病常常是潜在意识的善意所以我觉得,身体啊,平常稍微运动一下,调理一下,让自己活得舒服一点美观一点,你有兴致玩玩也好但是,病了就病了──我是这种感觉

练到不生病反而容易解离

可是呢,现在气功界的人,已经有人练到就是不会病了。

可是他不知道,练功夫练到不会病,就是把心中之神打灭了。因为他潜在意识跟你沟通的管道被你消灭了啊。所以,练到不会病,也会解离。

以上就是解离业界大约的现状这就是JT叔叔版也好《庄子》版也好,所谓的「邪恶心理学」同学这样听,大概可以了解那个画面吗?是不是觉得,这世界其实还蛮危险的啊?

有时候是这样子:比如说,我在北京教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很沈迷于练气功,但越练身体越糟。

解离的人害怕真相

然后,刚好有一堂课就聊到因为练功而解离的问题

我就看到那个练气功的同学

──他也是常常在家里面书写,跟高我对话的人

──就在我一聊到解离的话题时,「砰!」的一声,他头撞桌面,睡着了。

等到我这个话题讲完,他就醒转了。

所以,我猜,有的时候,人真的是不愿意听这些东西

我那时候也猜:「那是什麽东西呀?他身上跟着的魔,把他的魂忽然揪出去了是吗?怎麽会那麽夸张,头撞桌面,发出那么大声响地睡过去呀?

一般人要睡着,也是像天威一样,稍微撑不住了,点两下头,再趴下去的嘛,怎麽会是这样『砰』的一下睡过去?」

过去讲类似的东西时,也常遇到一些奇怪的事件,所以,不知不觉会有一点心理小创伤

练基本功的前提

再跟同学强调一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讲到的这一整块,在你没有处理好以前,真的没有办法练庄子基本功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