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物论结尾:身体感的后味·物化与同理心·疾病是上帝的情书(220)

语音努力合成中。。。

所以书我只能说他是丢出一些主题,让读者可以玩一玩。但是我觉得讲到这个物化这件事情的话,他们的书是写得比较仔细一点的哦。就是至少一个人的那个意识的发展过程,怎么样慢慢把别人当成是别人那个过程。那,那我觉得庄子的齐物论呢的修炼呢,修炼到后来可能会希望我们能够有的一种心境,就是因为你越来越能够透过自己的内在,跟更多的东西有情报或者感情的交流。所以呢,你越来越不会把一个人感觉成是别人。那当这样的体感开始回复的时候,我觉得在人的心境上面的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哦,就是可以从一个不健康的、人工的罪恶感,转变成一个健康的、天然的罪恶感。我用罪恶感是随便挑一个主题来讲吧。什么叫做天然的罪恶感?就是因为我能够感受到别人的感受,所以,我会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会觉得说,能够体会到对方是如何被我伤到的。那因为我体会得到对方是如何被我伤到的,所以我就不会伤害别人,对不对。就是有一个感受层面的自我警惕。那这是一个健康的、好的罪恶感。可是,如果人类的这个,呃,我说齐物论的修炼好了啊。就是随着辩论的头脑消失,越来越能够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感觉到别人的感受,这种感觉如果变差了,变得没有了,人跟人之间的感受都是孤立的、孤岛的时候啊,那人就变成需要那个人工的罪恶感,就是“你这样做的错的!你这样做是有罪的!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那,但是其实人会有那种自责的念头,就是人工的罪恶感的(时候),要讲到原点,其实是因为这个人丧失了天然的罪恶感。就是我在我的人生里面哦,其实觉得很好笑的一件事,就是包括我本人以及我认识的人,我觉得都有这个共通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哈,会激烈地自责,就是“我怎么这样!我怎么这么烂!我怎么这么差!我怎么这么坏!”在激烈地自责的情况啊,其实这个人是很没有同理心的。就是很会自责的、很会鞭打自己的人往往是在跟人相处的时候,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感受那种。这是一体两面的事情。同学可以稍微理解吗?就是你想想你的人生之中,有没有一些人那种很会用道德教条来要求自己自责,用罪恶感把自己压得死死的那种人。可是你在跟那种人相处的时候,通常是最感觉不到同理心的。很会自责的人就是很不会感受别人感受的人。 

  那我就觉得我们要回复得比较健康的状态,就是我们要能够体会到对方的感受,要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看这件事。那当我们能够做到这样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放下那些拼命拿刀在捅自己的那些人工的罪恶感。我觉得这是意识形态上面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那就好比说,我随便说一个哦人工罪恶感的例子。就是比如说,你的小孩如果学坏了,你可能会有人工的罪恶感,在那边说:“哎呀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我真是一个差劲的爸爸!”对不对,有没有这种画面?电视常常演吧,对不对。可是你之所以会有这种“我是一个差劲的妈妈、差劲的爸爸”这样子拼命在鞭打自己的那种自责跟罪恶感的原因,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你的小孩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你没有办法去同理他的内在的所有的问题跟现象。彼此的心灵是封闭的。然后你就只好这样拼命自责“我做得好差!”什么的。那如果你认为…好,你做得好差,那你好给我看哪?那,还是没有能力去同理对方啊,对不对?只能够拼命地鞭打自己而已。 

  所以你如果不能够同理对方的话,你再自责也没有用。可是人就是这么可恶哦!不去同理对方,维持一个强硬的、蛮横的、顽固的辩论的头脑,然后拼命自责!因为辩论的头脑很会设那种高标杆,对不对?道德教条本国一百零八条。然后“我这样做我要下地狱!我这样做要怎么样!我这样做天打雷劈!……”就是你知道象现在我们中国人教条就是,不孝就应该有罪恶感对不对?问题是,我觉得不孝而有罪恶感这是非常低级的事情,重要的你能不能了解你的父母要什么?你能不能了解你的父母到:跟他相处就让他很快乐!象我从来都(不要说从来)最近这两年我就觉得不需要孝顺我父母。因为我非常知道我爸爸他喜欢一个人不被人打扰,所以呢,然后又喜欢人爱他,就是又喜欢人爱他又喜欢不被人打扰,那怎么办?难养嘛!我觉得很简单!对不对。“来,爸爸,我租了这部DVD,那你可以看看,那个电影应该是你会喜欢的。”然后就塞进光碟机,然后放给他看;“爸爸,来,我调酒给你喝,这个巧克力糖放这,杏仁放这,好我要到房间去***了。”哈哈……那我爸就,点心我帮他备好,电视帮他开好,然后就放他一个人,然后他就“哦!好被爱!”搞得就这样好开心!其实你要搞清楚对方喜欢的是什么,你才知道怎么孝顺,对不对。那就是很好打发的,就是你不要以为人家有那么难养。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