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驱策力(37)

依存及自恋 个体不仅在面临压力时会习惯性地退化,处于群体环境亦然。倘若你有所怀疑,不妨观察狮子集会 或大学同学聚会的情景。表现在其中退化的一面,即是对领导者明显依赖的现象。如果将十多位小 群体集聚一堂,首当其冲的第一要务几乎是,在场的某一两位人士得迅速担负起领导者的角色。领 导者的产生并非经由理性、自觉的选举过程,而是在自然而然、不由自主且出于潜意识下造成。为 何过程竟是如此迅速及简易呢?原因之一,当然是某些人比较适合担任领导人,或比其他人更具有 领导欲。但最根本的原因则恰好相反一一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宁可当追随者。更坦白地说,是懒惰作 祟。追随者要比领导者容易胜任得多;追随者无须为复杂的决策绞尽脑汁、焦苦忧虑,也无须事先 擘画、先发制人、制敌机先、承担失去人心的风险或是奋勇冲锋。

问题是,追随者与幼童的角色,并无二致。每一位成年人均是自己的主人、个人命运的主宰, 但是当他成为追随者,就是将自己的主权及制定决策的骞智成熟,交托至领导者的手中,在心理上 如幼童依存父母般依赖领导者。由此而知,一般的个体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分子,在情感上将出现退 化的现象。

带领治疗团体的治疗医生并不乐见退化的现象。毕竟,治疗医生之职是在激励、强化及培养患 者的成熟度。因此,团体治疗医生主要的任务将是正视且质疑患者对群体的依赖,然后设法让患者 承担领导者的风险,学会在团体的环境中运用成熟的权力。一旦所有的组成分子能够根据每一个体 独特的能力,均分团体的领导权,就是引导成功的治疗团体。成熟、理想的治疗团体将是由一群领 导者所组成的。

但是绝大多数的团体并非为了心理治疗或个人成长而存在。巴克特遣部队的任务是要杀越共, 而非训练领导者。事实上,军队本是为了巩固团体的领导权而设立,在本质上,与治疗团体的宗旨 恰好相反,军人不应有自己的思考意见。军队中的领导者并非由团体选出,而是由上级指派,因此 领导者无异是威权的象征,服从是首要的军队纪律。军人与领导者保持从属的依存关系,不仅广为 鼓励、提倡,也是强制性的规定。(注三)所以,军队为了执行任务,完成使命,只好开倒车,刻意 强化个体对群体的依赖。

美莱村事件中每一位军人的处境简直是进退两难。一方面,他们仍然记得课堂上的训诫,不能 泯灭自己的良心;应具备独立、成熟的判断力;拒绝服从非法的命令。但另一方面,军队组织及群 体的驱策力却动员一切的力量.使得争取判断力自主及不服从命令的军人,不但日子难挨、痛苦, 且将被扣上悖逆不轨的帽子。

如果军队全体抗命不可行,难道就没有少数的几个人具备了勇气,背叛上级的领导?事实上也 不见得可行。我已经提及,群体与个体的行为模式大同小异。这是因为群体是一个有机体,恰如单 —实体般运作。所谓的群体凝聚力使得由个体组成的群体,如一整体。群体内集聚了一股强而有力 的力量,让各组成分子结合为一,行动一致。当群体内的这股凝聚力消失了,群体则开始瓦解,不 再是群体!

自恋也许是最强而有力的群体内聚力;而让群体引以为傲的荣誉则是最简单且最良性的自恋形 式。群体对组织本身感到自豪,就像成员对于所属的团体引以为傲一样。让我再次强调,军队比绝 大多数的组织更刻意设法加强群体内的荣誉感,所以,象征团体荣耀的团体精神是军队常用术语。

制造敌人或憎恨外围群体也许是颇为普遍的群体自恋形式。从幼童首次学会组织群体、形成派 系,(注四)即可见一斑。若不属于帮派会党等群体一员者,就会被嘲笑为太逊或太落伍。如果某一 群体尚未设定敌人,那么也许旋踵之间便会产生。巴克特遣部队当然预先设定了他们的敌人一一越 共,但是越共多半与南越人同一祖先,两者之间的差别几乎不可分辨,因此,难免将目标敌人全面 锁定为全越南人。换言之,一般的美国军人不仅恨越南,也一并对韩、日、菲等亚洲人怀恨在心。

—般都认为,巩固群体凝聚力最好的方式是激发群体对外部敌人的恨意。将注意力集中于外围 团体的缺失或罪过,就能轻易且不费力地忽略团体内的缺点。所以,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人会利用 犹太人为代罪羔羊,来漠视自己国内的问题。同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新几内亚战役成果不 彰的美国军队,则借着放映描述日本人种种恶行的电影,使部队提振团队精神。但是运用这种不论 是出于潜意识或是蓄意的自恋形式,均可能招致邪恶。我们已经多方检视,邪恶的个体经由谴责或 设法摧毁凸显他们缺点的人或事,以逃避自责或内疚的各种方式。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同样怀有恶 意的白恋行为,又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群体中。

由此得知,腐败的群体可能表现出最邪恶的行为。这是因为失败伤害人的自尊,且由于受了创 伤的动物往往是邪恶且狠毒的。但失败却能够激励健全的有机体组织、自我检讨及自我批评。由于 邪恶的个体受不了自我批评,因此在面临失败之际,或多或少难免会破口大骂,痛加责罚他人;同 理也适用于群体。群体的腐败,以及群体自我批评的刺激,均将损及群体的荣耀及凝聚力。所以, 世界各地各年龄层的群体领导人在失败时,就会升高群体对外国人或敌人的恨意,借以强化群体的 凝聚力。

再回到我们所探讨的特定主题:你我应当记得巴克特遣部队刚开始进入美莱村作战行动时,战 绩一直不彰。军队在战场上驻守一个多月之后,仍未与敌人交战,敌军尚无一人阵亡,然而美国军 队的死伤人数却逐渐增加。于是,未能在第一线杀死敌人、有辱使命的部队将领,益发渴盼展开流 血杀戮。而这份渴盼之心已成为一股盲目流窜的欲望,进而造成军队在未深思熟虑下,便冲动行事。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