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事实疗法,情绪的由来(1)

那么,我有偶尔的时候会开那种《庄子》的……就是比较密集的那种……一个礼拜6日就赶快讲一遍的那种班哦,那我个人说真心话,如果站在一个你想练道家的人的角度来讲的话,其实呢,那种密集冲刺班呢,两句真传教给你好好的练一年两年,你都很有用了,所以并不需要太复杂、太多的的东西。

那比如说我的《庄子》课哦,密集冲刺班的话,可能就是翻来覆去讲两件事情吧。一个是:人会有情绪多半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然后另外一个是:当我们有一个念头,它不是真实的事情的话……就是这个念头本身是一个有错误情报的时候哦,或者不是属于真正普遍性的真相的观念的时候,我们会想要去说服别人相信自己,就是想要说服别人相信的观念。比如说你有一个观念是吃什么东西对身体好,然后你就开始想要说服别人说吃什么东西对身体好的时候,那你就要……以《庄子》的立场就要警觉到你人生观念很可能是有问题的,因为完全没有问题的观念,你不会想要说服别人。

那……就好比说,完全是事实的事情,比如说我今天来之前吃了一个面包,这种事情不会想说服别人相信,对不对?就是完全是事实的事情不产生辩论冲动。反过来讲哦,如果你是一个什么、什么教的信徒,然后你会很想教……别人相信你所信仰的那个神或者佛的话,那大约哦,内心世界所勾勒的这个神或者佛都是大有问题的,就是可能这个大宇宙的主宰它不是这样哦。但是,只要是不对的观念,不真实的notion、想法、念波,只要是不真实的念波就会有辩论冲动。

这其实呢,说起来,日常生活之中我觉得最基本的道家修炼就是,每当我有情绪的时候,如果有人可以问是最好哦,就是……比如说我在大陆那边工作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不高兴了,我可能就会把大陆那边的小黄助教哦,拜托他陪我一下,我就说:“小黄啊,我现在有件事不高兴了……

那,我认为‘我的不高兴了’这件事情——我认为发生的事情是这样、这样的一回事,请问你可不可告诉我这件事情我哪里搞错了?”那他通常都有办法找到说:“哦,这件事不是你想的这样子,而是另外一个剧情……不是你的这个状况。”那我听到真相之后,我情绪大概当场就可以消灭了。

所以……那这样的一种做法,其实在生活之中是一个很不起眼的选择,可是实际上我觉得是一个很难的选择,因为大部分人在气头上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拉下面子去跟别人说:“不好意思,我以为发生的事情是这样、这样……”所以这个不一定真的要发生什么事情。我有的时候跟小黄助教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是说:“不好意思,我觉得我看到一个噩梦,就是我认为……我的幻想是这个事情这样下去,那个合作厂商会怎么欺负我们,然后到时候我们会怎么、怎么样被欺负,所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个噩梦不会成真?”那他就告诉我说:“哦,这些我会怎么样防范、怎么样防范,然后一定能拿到钱,然后怎么样怎么样……”

那这样子也可以消去幻想出来的情绪,可是因为这个《庄子》的基本训练,我觉得这些年来,也就是从“完全不甘心做”到“慢慢地越做越习惯、越做越习惯”的一个状态。那,到了现在我就会觉得——啊,其实有《庄子》真的是很幸福。因为等到你练成习惯之后,你再去环顾你周遭的别人的时候哦,你就会发现说,有时候你看到一个别人的情绪,是不断地像滚雪球一样天天抱怨一次,天天变得更大了,你知道这种感觉吧。就是不管他如何之抱怨,他就是……那个情绪就是在那里,而且他那个不舒服不能拿掉。那这时候回头再想说:“噢,虽然当初练《庄子》的时候哦,虽然自己是有那个……‘很不甘心到甘心’的过程,可是真的甘心以后就会觉得‘噢,这样子的日子好过太多’”……就是你真的就是的的确确——“你受到情绪折磨”这件事比别人少很多,这样子。

而它的练法,我甚至都……如果你要说《庄子》原文是什么东西的话,我会说:“原文可能是《养生主》篇的‘庖丁解牛’之类的吧。”就是……庖丁的论点就是说他把人生的象征,人生这个东西,把它象征符码化,说成是一头牛,那你要刀子挥出去,那个牛就很轻松地就分解了。那他说你必须要“中肯”……我们一般家常话的“中肯”不必写吧?“肯”这个字就是大骨头跟大骨头之间的缝隙。他说,如果你一刀刚好能削到两个大骨头之间的缝隙的话,那你就不会有什么阻抗感,这一刀就很顺。

他说这把刀用了十九年都还像新的一样,就是我的……那这把刀就是我的生命,我们的心,都没有磨损。但是,什么时候会磨损呢?就是你这把刀削歪的时候就会卡到,削得偏上一点,偏下一点,那这个“削歪了一点的这个刀”其实就是“你搞错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