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因循与赛斯心法·如何约会·踌躇满志法·伤心的高兴·珍惜冲动(318)

语音努力合成中。。。

  然后那个有罪的自己占上峰啦,然后就拼命地压倒高兴的信念,就想我这个人不如死了算了,就是这样子的一种信念上的摆荡,在躁郁证的人身上很清楚地可以看到。那么,我现在就要再把它单纯化一点讲,就是,高兴这个情感,比较单纯来讲,就是在信念结构上,你得到了一个讯息是,我现在是一个更好的人了,或者讲家常一点,就是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表现。 

  所以呢,当我们的能量,很认真地做一件事,我觉得很认真地烧一道菜,或者很认真地杀一头牛,或者很认地做任何你有爱的事情,拿爱去很认真地做好一件事,做得比你之前做得好,还要更好的时候,其实,心力就有在进步,可是心力进步出来的那个能量,如果你动到高兴这个情绪的话,它就会劣化掉。那个劣化掉,我们不从理论上来讲,因为理论上讲太诡辩,简单来讲就是说,你进步的那个能量出现的时候,当你同时自我感觉变得更良好的时候,它是会被消灭掉。就是,因为这个能量的进步,我认为我是一个更好的人了,那这样子那个能量就留不住,详细的状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搞不清楚,但是的的确确是有这样的现象,就是在某个向度来讲是有这样的事实存在的。 

  所以就在情绪上面呢,如果我要用自己的话来讲的话,就是说,我觉得我不会很用力的提防自己生气或者不高兴,为什么呢?因为谁也不喜欢生气,谁也不喜欢不高兴,在意识形态上我们知道自己是不爱生气的,对不对?所以常常生气的话,一定会想办法反省啊或者找出理由啊,设法改善这整个结构,可是,好像又比较少的人有在提醒自己说,我不可以不要高兴。很多人会觉得高兴很好啊,高兴有什么不好啊?有人就是很喜欢生日的时候就要有人帮他办惊喜派对嘛,然后逢年过节就有人送他礼物嘛,那这样子的话就会使他高兴嘛,那收到礼物的高兴,或者有人帮你办生日惊喜派对的高兴,是不是都可以说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感受呢?问题就在这里啊,就是,艺道之路,跟自我感觉良好之路,在庄子里面是冲突的选项。也就是说,当你全心全意去画一幅画的时候,你爱的是那幅画,全心全意地去烧一条红烧鱼的时候,你爱的对象是那个红烧鱼,而不是自己。当然,因为你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你有爱的事情,所以你的心力提升了,所以结论来讲是爱自己,没有错。但是在步骤上来讲是在爱你所做的事。 

  那么,我过去在教中医的时候,就常常在中医班跟同学讲,你到底是爱中医,还是爱自我感觉良好?就是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医班提出这样的疑问,但到后来也不用提疑问了,因为我觉得我的学生还好啦,比较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学医,中医这一块其实还蛮麻烦,要处理的情报量还是蛮大的。所以,通常哦,能够把中医学好的人,他是真的在中医本身能够感觉到趣味跟热情的。他会觉得说,就算偶尔吃错药也没关系,他会觉得再试试看再试试看,他是爱中医本身,他是觉得好玩的。这条路才会能够走得上来,那么,但是呢,同样是学中医的人,因为现在全世界都有很多很多的网站或者部落格,你就可以看到很多中医狂的网站或者部落格。那中医狂的网站跟部落格呢,就会让我看到他们的那个什么帮人看病的故事,有时候他们会写一写嘛,就会看到说,他在享受的是,我救人了耶。就是,我帮助到他了,所以我是一个好人。他在享受的是那个自我感觉,而不是中医。当我看到那个人在享受的是,我因为会中医,所以我是一个更好的人,这个情绪的时候,我不敢乱诅咒人家,但是我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点不安,就会觉得说,他的爱好像还是放在自我上面多一点,因为自我感觉是自己对自己的信念群造成的东西。所以他的能量最后还是收归于自我,但是呢,我是说人为什么会很渴望有一个觉得自己能够救人很伟大的那个自我呢?就是以我们庄子的立场来讲的话,健康的自我是没有这个渴望才对的。就是健康的自我并不需要觉得自己很伟大。如果以我的立场来说的话,什么样的自我才需要觉得自己很伟大?就是有创伤的自我嘛,就是他的内心有很多自我谴责的信念,觉得自己不配得到爱,不配活在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罪恶感和存在危机的自我才会需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就是没有这个精神危机的人,他救了全世界都只会觉得是基于兴趣而已啊。就是那个英雄是人的本性的一部分,而不是人的自我的需求。那么,我在市面上、网路上看到的一般的中医狂,他们就每次医术有进步之后,他就把这个能量拿去巩固那个伟大的自我的那个信念群,可是,他伟大的自我的信念群,之所以需要存在,又是因为他有自我感觉不良好的那个自我谴责的有罪的自我的信念群。所以他的医术进步一点点,那个能量拿去打这两个信念群的辩论战。然后他进步一点点之后,接下来他们怎么样发作?接下来他下一篇文章通常就是那个病人如何如何辜负我,就是跟他讲要吃药,他也不当一回事,也没有吃啊,然后怎样怎样啊,人心难度啊。那个有罪的自己开始向外投射,所以,艺道之路难走哦,就是牵涉到这个自我的内在的时候,你真是没办法走。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