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白皮书-第(10)页

有一次去某个店家,我觉得天威选的走法好像绕了远路,他对我强烈的表示:『这条路会比较近!』结果,依他的走了,果然是远了,远来他是那家店的地址根本就记错了两个路口。

而又有一次,我跟天威说:『我们这里就先右转好不好?这样比较近!』我讲的时候,也事实到自己的意见有点强硬……果然,转过去之后,连续红灯加大塞车。

这种经验值多了以后,有一次,骑到一个路口,我跟天威说:『天威,我觉得,我里面有一个好强烈的、想要说服你在这里违规左转的冲动哦。会这么想说服你,一定是我哪里搞错了,请问你能发现我哪里搞错了吗?』

天威手一指:『喏,在左转过去那里,不久又警车守着吗?』我的我执都有神通力哩,我本人没看到的警察,我执都知道。

虽然说,有时候,我可以做到『感觉到辩论冲动时就踩刹车』,但前面这个情况,是我『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情形,我执还相对松柔一些,有心中之神

容身找真相的空隙。

但是,怕的是『我自以为我知道』的状态,那个时候,我执就会相当强势, 不一定有办法挣脱了。

像有一次,我跟天威说:『那个帮你买米酒的洪师傅说想要买一斤艾绒, 你那边有多的,下次可不可以带一包给他?』天威说:『我那一包好像不是一 斤哦。』我有点恼了:『哪家淘宝店我也买过的呀!买的时候,就是一份一斤 一包寄过来的呀!怎么会不是一斤?』那时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有辩论冲动, 我也有情绪,但,我不知道我哪里搞错了。

结果,后来天威拿他买的艾绒来我家秤给我看,果然是不只一斤。原来我买那家是每种买一斤装一包的给我,天威是一口气一种买 30 斤,店家自然就包

大包些,也没必要分 30 个小包来多费手脚。

多讲这些琐碎的例子,是要说:即使我们不知道真相,或是自认为知道真相,但一旦有说服别人的冲动存在,就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这是我一个练了十几二十年的人的经验之谈。

当我劝别人,而感到『自己想说服他』的欲望的时候,事后再找事实,往往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打算听我的话、或者接受我的意见。

正是因为对方不会接受,而你的我执不承认『对方不会接受』的事实,才会发作成强大的辩论冲动。于是,基于我执的这种机制,多少中医狂,在饭局间硬要说服别人相信中医、臣服中医,而闹到割袍断义的结局。

——当然,中医狂的另一大块辩论冲动的来源,是他所认知的中医种种, 根本就有搞错了的部分;世界观不符合事实的时候,人就会变成很爱传教的宗教狂信者。

基督教比(从前的)佛教爱传教,摩门教、fl 功、中医养生教,又比基督教更爱传教……

又或者,人会忍不住『据理力争』,可能是觉得:自己是有理、正确的一方,当然是要赢才对。

但,其实,这可能也是『你搞错了』:我的实际人生,常常经验到的事实 是:天下最硬的道理,就是不讲理;无理取闹的人才是最强,你完全动不了他。

理亏又怎样,讲不赢你又怎么,对方只要祭出『冥顽不灵、蛮不讲理』这绝活儿,到最后,还不是你折在他手上。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