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病-第十一页

情绪的?”所以在这个家,我从四岁开始到二十几岁都在演戏。因为我知道我表露任何情绪、想法,他们都不会理我,只会厌恶。

后来在考大学的时候呢,我很努力地想要表露一次情绪,跟我想念心理系,结果他们不准我念,让我去念工业工程管理,结果念到第三年我就受不了跑掉了。我表露自己的意见或者情绪的时候,不管我想要什么,完全是不会被理睬的——甚至,到得后来,他们也不是对我【生气】,而是根本就感到蛮【诧异】:“小孩这个东西,怎么会有情绪的?”他们已经太习惯那个没有声音、没有意见的我了。

在那个家庭环境里面,根本没有人理我,从小就要告诉大家我不存在。我一直得到的讯息就是:“好孩子就是不存在的孩子,好孩子就是沉默得等同死掉的孩子。”……就是【我不能存在,我的存在、我真正的感受是不被允许的】的那种感觉。

我后来交大念到第三年不念了,想说:跟家里面很用力地讲【我不念啦】,他们总要看到我了吧?结果,就硬是没人理我:我爸爸说“你看看,你不念,你继母多生气”;我继母说“你看,你不念,你爸多尴尬”——我还是最不重要的那一个。

就是这种【存在危机】,我的这个【有罪的自己】的意识就一直在那里,我好像永远都会有一种不安:我到底是不是值得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因为我有一个这样负面的信念基底,所以,我就会变成一个怎么样的人?变成一个【极端爱现】的人,因为我要很努力地做一些什么表现、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得很优秀、很厉害,来企图证明【我是值得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这样的一种信念结构上的辩论战。我好像要试图驳倒【我是不值得存在的】这个信念,所以要努力表现得很好、很用力,要用【做很多善事、积很多功德】之类的事情,来证明我是值得存在的,这是【伟大的自己】的信念群、跟【有罪的自己】的信念群之间的大战争。

这个东西所陷入的最惨烈的问题是什么呢?人类内在信念结构在战争的时候,它们不但不会对消灭,反而会彼此加强。

你想想看:如果有一个人本来就跟你意见相反,你没跟他吵架,他意见还没那么坚决,你吵了之后,他反而更固执了,对不对?小孩子巴在橱窗看玩具,你没吼【不准买!】,他看看也就罢了;你吼了【不许买!】,他反而是哭着闹着非买不可了。一个人的意见、或说观念、信念这一群坨坨哦,【我执的坨坨】,是你愈跟它打辩论战,它就会愈坚强的。

现在已经可以科学检验出来了,比如说有一个人,他觉得【大家都不喜欢我】,然后他看了一本书叫作什么……那个教人要想正向信念的书叫什么?喔,《秘密》啊?对对对,看了这本书,而以为:“我应该要有正面的信念啊!”于是就频频告诉自己:“我是……很美好的!大家都是很喜欢我的……”对自己这样催眠再催眠,对不对?

分享到: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有点意思

    1413192020/03/29 12:46:53回复
  2. 还不错

    1413192020/03/29 12:47: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