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病-第十二页

而,当他在自我催眠、发正面信念的那个当下,他的生理状况,被仪器检测的结果,是免疫力极端的低落(或者说,是交感神经最为紧张的时候):跟自己打辩论战、或睁着眼睛对自己说瞎话、摆明了是有意识地要骗自己的时候,是免疫力最低落的时候——我的整个身体健康当年是让这个东西拖垮掉的。

当年我教书教得有点成就了,就渐渐沾染了【我可以帮助很多人,所以我是好人】的那种想法。

我2006年开始教书,2006年到2008年,我还算是【自得其乐】的状态:我自己也想读书嘛,那你给我钱,我读书给你听,好啊。

可是等到这个商品的名气做得有点大的时候,我就开始有一种多余的幻想,因为外面的中医师会有——我也算是被带坏哦?哎,把责任推给他们——会有什么【中医救世界】之类的论点对不对?这让我发现:“哦?中医可以救世界?”结果,在建立这个【伟大的自己】的时候,就变成自己开始跟自己打辩论战,好像随时都要帮助很多人、要积功德的那种感觉。

人要助人,比较好的情况是:我过得很幸福,如果你对我的幸福有兴趣,我可以分享给你听,我是为什么很幸福。这是一种健康的分享。《庄子》里面有一句话【利泽施于万世,不为爱人】:你做你喜欢做的事,把你的快乐分享给别人,这样子也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可是重要的是,你做这件事情很快乐,不是为了别人。

或者,这话也可以反过来说:

真正的【助人】是什么?不就是要让别人变成一个比较好的人吗?别人变成了一个比较好的人,具体的内容是什么?以结果论,不就是【他】会变成【对你比较善待】吗?

也就是说,如果一些本来不太好、不太善的人,跟你相处的时候,居然能变成对你不虐不欺,厚厚道道地对待你,这才是【你有帮助他好起来】的证据啊——代表你的确有拉出他埋没在内心深处的上帝、佛心。——这逻辑听起来会不会很诡异?但,这就是《庄子》第七篇<应帝王>讲的道家超理性思考的结论,道家的【助人心法】。

从前,我就是没领悟这一层道理,才会对我的助教又督又电又劝又骂的,结果,我累坏了,助教也没好起来!但是,我这三年啊,真是在过好日子!我的助教都变得能干的不得了,对我也好得不得了,一个班他们照顾得好好的,几乎没有一件事需要我操心。那这三年,我是怎么训练助教的?就是耍无赖、耍无能啊。我什么都不会,只好什么都会啦。所谓【授权】,就是要让员工真的觉得:“公司若倒了,果真就是被我搞倒的!”身为老板,这件事一定得有觉悟要真戏真作到底,稍微假一点点,都会被员工嗅出老鼠味,而把责任推回老板头上。

怎么会是你去犯贱、拼命对一些人好,让他们吃饱了就过河拆桥?这叫【你在婊他(婊:动词,坑陷他人于不义)】耶!如果你是用助人去把周遭的人都劣化成吸血鬼,一群一群的扑

分享到: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学到了。

    1413192020/03/29 12:49: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