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造业增加我执-庄子破魔章(26)

比如说,如果我想要用「造业」的方法大大增加我执,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去上个灵修班、学一个什么「与高我对话」的书写技巧,就会开始有一些自动书写的感觉,比方说内心会涌现一些文字,把它写下来。

然后慢慢写着写着……好像自己跟自己聊天,听起来很疗癒,对不对?

我也很喜欢用书写治疗,我家里也有笔记本一直在写:「我今天什么事情心情不好,我没找到、没承认的事实在哪里?……」

那他写着写着,高我就会说:「我跟你说啊,我是你的指导天使,GuidingSpirit,第二大天使长加百列,怎么样怎么样……」

然后写写写:「你在地球上的使命是什么什么……」然后他越写越觉得:

自己实在是太光明了。

其实这说不定是某种程度的下意识幻想而已,像穷家女作公主梦一样,但是,他会觉得是指导灵在跟他讲话;

因为他很想相信是这样嘛。

然后可能再写个几天,他的指导天使GuidingAngel就会跟他说:「我之前跟你说,我是你的指导灵。是因为那个时候,你还不适合知道真相,但是,今天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了。其实,你就是我的本体!」

──你知道的,就是自我感觉一日千里地越来越好。

在修行的世界,有各种奇怪的方法,可以让你的自我肥大到不得了。

我们台湾人的解离製造工厂,是宗教界、跟灵修界。很多灵修老师都已经是大大大魔王了。

像台湾的宗教界,那种信佛教或什么的,非常压抑自己的情绪,然后每天都跟你讲:「做人要慈悲」,每天都在相信,自己有光有爱,用充满教主病、居高临下的姿态,在同情你「业障很深、我执很重」,这样子很容易就解离掉了嘛。

教主病是解离得最舒服的一种。

藐视你、拯救你:「你应该怎么样啊……」对不对?当他在说「你应该怎么样」的时候,就会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拯救苍生的佛菩萨。

在台湾,宗教界跟灵修界是台湾的解离大本营。

大陆没有足够的宗教界、灵修界可以让人解离,大陆人就会跑到中医界跟气功界去解离。中医界是怎么解离的呢?学了点中医,就满脑子阴阳五行好像玄学一样的东西,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参悟天机,其实临床能力还是很差的。

气功界呢?我常常说,人的身体生病了,是潜在意识跟表面意识沟通的媒介。就像我,我每次生病,都会有旁边的闲杂人等说:「你不是自己学中医的吗,怎么还生病?」

但是我常常觉得,生病归生病,中医归中医

──这很好笑诶,中医不是拿来治病,是干嘛的?

──但是,像我2014年那样煳里煳涂肺就烧掉,差点死掉了,但是我想想:我需要生这个病,不插管子还真不行。

不插管子,就听不到我妈的真心话

。那是潜在意识要帮我听到关键的那句话,像是她跟郭秘书说:「中中现在要改邪归正了,衣服丢给你处理。」并且,听到关键的那句话,必须不能回嘴,才会缓过几分钟来承认「她真的是那麽想的!」。

生病常常是潜在意识的善意。所以我觉得,身体啊,平常稍微运动一下,调理一下,让自己活得舒服一点、美观一点,你有兴致玩玩也好。但是,病了就病了──我是这种感觉。

可是呢,现在气功界的人,已经有人练到就是不会病了。

可是他不知道,练功夫练到不会病,就是把心中之神打灭了。因为他潜在意识跟你沟通的管道被你消灭了啊。所以,练到不会病,也会解离。

以上就是解离业界大约的现状。这就是JT叔叔版也好、《庄子》版也好,所谓的「邪恶心理学」。同学这样听,大概可以了解那个画面吗?是不是觉得,这世界其实还蛮危险的啊?

有时候是这样子:比如说,我在北京教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很沉迷于练气功,但越练身体越糟。

然后,刚好有一堂课就聊到因为练功而解离的问题。

我就看到那个练气功的同学

──他也是常常在家里面书写,跟高我对话的人

──就在我一聊到解离的话题时,「砰!」的一声,他头撞桌面,睡着了。

等到我这个话题讲完,他就醒转了。

所以,我猜,有的时候,人真的是不愿意听这些东西。

我那时候也猜:「那是什么东西呀?他身上跟着的魔,把他的魂忽然揪出去了是吗?怎么会那么夸张,头撞桌面,发出那麽大声响地睡过去呀?

一般人要睡着,也是像天威一样,稍微撑不住了,点两下头,再趴下去的嘛,怎么会是这样『砰』的一下睡过去?」

过去讲类似的东西时,也常遇到一些奇怪的事件,所以,不知不觉会有一点心理小创伤。

再跟同学强调一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讲到的这一整块,在你没有处理好以前,真的没有办法练庄子基本功。

分享到: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

    匿名2020/04/02 21:02: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