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苦难的奥秘·价值完成·论过度医疗·不抱怨的人生(326)

语音努力合成中。。。

  这个这个是不一样的哦。比如说,感冒大流行,那那个就曾经有过一个卫生署的大官很诚实,这个禽流感哦,再不平息的话怎么办呢?那个大官就说,那我们只好祈祷啊。因为感冒是没有药的嘛,至少在西医的世界是这样子的。哇,那个大官被骂翻了,差点下台,对不对。 

  所以我爸爸在卫生署当官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很贼,所以呢要量体温,要带口罩啊,大家就安心啦,就带口罩。然后我爸就说,滤过性病毒,就是连陶瓷过滤器都钻得过去的病毒才叫滤过性病毒,那个口罩的那个空间对它来讲,就是如入无人之境啊,哈哈哈。 

  就是就是口罩怎么可能挡病毒?然后到处都说要洗手,你到大卖场买个东西门口的小姐给你喷洗手乳,这样擦一擦。请问感冒是用手指去沾病人,这样舔一下进来的吗?感冒应该是一个喷嚏在空气里面进来的,如果西医理论是正确的话,其实中医的理论是讲能量传染。 

  那所以勤洗手有用吗?不是这个传染途径,勤洗手有什么用?而且洗手乳有在杀病毒的吗?那我在那一进大卖场,那小姐就喷啊喷啊,我伸手给她喷,我就问她,这样有用吗?她说,有用!有用!有用! 

  她加持过??很好很好,心诚则灵,病毒也是受能量影响的。所以就是要、所以最近的流感是什么?口罩没有效,但是可以抚慰民心,然后呢,疫苗没有效,因为你疫苗发明的时候,病毒已经变种了,但是可以抚慰民心,因为你说没有疫苗,你知道现在政府是不能讲实话的,台湾人很爱被骗的。那政府说疫苗不用打啦,我们做出来的时候病毒已经变种啦,实话实说,你看民众要不要造反。就是不能讲实话,所以,非常荒唐的是,B型肝炎。 

  B型肝炎是血液传染型的肝炎,是妈妈传给小孩的,怎么会跟公筷母匙有关系?防B肝,大家推行公筷母匙,B肝不从那边走啊,对不对?不是走那条路啊,莫名其妙。C型肝炎更加不可能,C型肝炎是性交传染的,公筷母匙怎么可以挡性交传染的肝炎?你有听过爱滋病用公筷母匙吗?什么跟什么嘛?卫生署只要讲实话,人民就疯了,所以就全部都谎话,给你谎言,大家都很高兴。 

  可怕啊,这些人民,真可怕,弄到政府不能讲实话,那这样子的一个恐惧支配下海岛,所以我觉得我在庄子课里面,讲到恐惧支配,什么权威角色,有人说像宗教界开炮。我就觉得相当之无谓啊。因为现在在扮演上帝的,应该医生很多吧?就是你不相信我,不接受我的化疗你就死定了。那接受我的化疗呢?看运气啦。也是这样子嘛,是不是。 

  但是,即使如此,大家还是要乖乖地服从这个医疗体系的权威性。那我要说的是,当我们的这个岛国,他的整个普遍的风气哦,是高度的活在恐惧支配之下,那活在恐惧支配之下的一个岛国,它产生出来的家庭氛围是又怎么样的呢?简单来讲就是,会让活在这里的人的人生变无聊,因为什么都不敢尝试,怕犯错。那万一追求我的梦想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对不对,所以还是乖乖地当个安稳的上班族就好了,你这个工作你爱吗? 

  没有爱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安全、安定、安稳。对不对,这样的一个风气会随着我们的受恐惧支配的幅度在增加而弥漫在我们的家庭跟社会里面,那当这个社会变成这样子的时候,就会形成一个,有一点丢人的事情,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不敢来投胎了。 

  就是台湾人是、就是说台湾人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想要来地球出生的话,大家不喜欢选台湾的一个状况。因为台湾人的人生超无聊,已经没什么好玩的了,就是很安全很安稳,但是很无聊。那你站在灵魂人的立场来想自己要的一生的时候,那个灵魂人要的是什么?是比较戏剧化,有价值完成,有冒险,有故事情节,有高潮起伏的。那台湾人的人生、普遍性的台湾人的人生,在那个日本阿宅里面的术语就是(。。。)没有高潮没转折没有意义。那这个、台湾的这种缺乏价值完成,只追求安全安定的这种社会风气,就变成另外一个世界看到这样子的一个局面,就很讨厌,就不喜欢来投胎。 

  那即使投胎来了,有的时候也觉得好像没什么好玩的嘛,赶快走吧。就是那种儿童死于癌症的,现在的例子在变多。那而且台湾的这个,在这个大宇宙眼中的丢人的感觉,是有很多灵魂情愿投胎到那种非洲的饥荒地带,也不来台湾,就是当灾民,然后出生就那样饿着,也没有教育,也没有任何什么机会,就这样子撑着活一生死掉,这样都比台湾人好,就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评价变成这样子。 

  对不起啦,不要这样夸张,现在人还是很多嘛。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说,当我们的社会风气是这样高度追求安全的社会风气的时候,其实某一个角度来讲,以另外一个世界的角度来看,就会变成不好玩,这样的人生没有意思。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