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白皮书-第(17)页

我的话,倒是没有邭的名利权势能拍死谁,之神,忽然明白了,爱,也是需要『敢』这个名曰勇气的东西。于是,说不上报复,但如果对一个人好,好到我快要觉得被人辜负了,心灵要受创伤以前,就马上停下来,甚至把对方仍丢,这样我也不至于心情受伤。

当我学会了立刻决绝地把人丢掉的『残忍』之后,我才变得比较敢去『对 人好』的;所以说,乍看之下是对立的『残忍』和『慈爱』这两者,在《庄子》练久了之后,再我的内部,就不但不是对立的选项,反而是互相帮助彼此的东 西了。没有得到残忍的『权利』,很难放胆去爱。

……小岔个题,自己自从活得如此『残忍』之后,人生真的舒服很多,所谓长养『阳明燥金之气』的原则,大约,整个人活成一段『大肠(金气最纯的腑)』:不管你昨天吃尽了的是价值几千块的牛排,现在都已经变成大便了, 就爽爽快快地把它屙掉了。而,模拟到人事物,大约就是:对于某人某物,甚至是事业,不管之前投注了多少爱、多少心血,现在已经臭掉了,就可以丢掉止损了。

但如果是一般人黑白对立型的道德观,往往就会活得很累了:当一个人觉得『爱是对的,残忍是错的』的时候,一个人就会勉强自己对人好,即使被辜负了,感到无奈、受伤了,但是在他的观念中,还是觉得『人应该』慈爱,『不可以』残忍,这样撑着拖下去,累积的负能量就会很惊人。

2019 年 2 月 26 日

贫富贵贱,亦是一种很讽刺的存在。可能是我自己身上有这种奇怪的催眠

指令吧?我钱一多,就会很容易出事。在我的经验值,好像手边的闲钱,最好不要超过人民币六万;超过了,就总是有些灾难。当然,会算命的朋友、或是香港的命理大师杨天命哥哥,也都说我比较是条『穷命』,有钱不得。如果说对于某些人来说,手边没个几百万觉得没有安全感;那我就是相反,手边超过六万就超不安心的,完全失去安全感!一个『财库』如此之小的我,有次一个朋友看了我的命盘,还蛮同情地跟我说:『你很可怜,一辈子都不会有钱。』可是,假设名利之说可信,手头上一副烂牌,到底要怎么打,才能发挥它

的最大的价值完成呢?

我发现:就当作是某种『负面心想事成大法』好了,我怕变得有钱,所以, 钱就尽量少赚,赚的钱深怕超过了六万的部分会招来不幸,所以好用力地,多 于六万的部分都要赶快花掉,不敢留在身边。而这些行为,都是『怕有钱』会 有的代偿行为,『行为是最强而有力的冥想』,我的一举一动,都是怕钱太多 的人会有的行为,所以,就会启动负面心想事成大法,让你『怕』的事情成真…… 于是,我好『怕』的这个『钱』,就一直来找我,然后我又慌慌张张地把它花 掉……名符其实就是『被钱追着跑』的噩运漩涡:一年出国玩好多次,都不敢 工作了,都一直玩,然后钱还又变多了!真是谁惨得过我……或者说,谁爽得 过我?

拼命争取曝光机会,那是红不起来的小牌明星才会有的行为;戴个墨镜口罩,头低低地躲着的猥琐怂样,那才是超级巨星的范儿啊。

我这个人是穷到骨子里了,所以就会变成贵气得要命,什么有利可图的赚钱机会来纠缠我了,我就吓得赶快让他跪安了。别人是为了争取获利的机会, 不得不跟一些不够有爱的人『周旋』,因为这样才能有人脉、关系;而我,看

谁不顺眼一咪咪,就可以整条脉连肩膀都一起剁掉,还不止割腕而已。

所以,站在我的立场,就无法不觉得:『贫贱』和『富贵』,真的是不一样的东西吗?我的明个是所谓『官煞混杂』之命,官的部分想做善人,煞的部分想做烂人。一般被评为这样命格的人,都是会活得很矛盾很痛苦,但练了《庄子》,矛盾变成互补了,痛苦就变成快乐了。

而且,事实上看来,我常常觉得自己工作蛮愉快的,钱也够花,要我自命

『成功、有钱』似乎是可以了。可是,和我一样教书的同业,或者教学能力也未必比我好,但是人气之旺度、赚到钱的量,那是我的十倍、百倍以上,如此客观地一比较之下,也不显得我真是『好贫穷、好失败』了吗?

其实是一样的我的生活,但,连我自己都觉得,要怎么看待它,好像都可以。

群众喜欢英雄式的偶像、群众需要崇拜的对象,所以,你如果要把生意做大,钱赚多多,给群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做出个大师、女神男神的形象,自是成就名利的捷径。

但是,有一次某个朋友跟我提及某位生意比我做得大很多的成功人士时, 我不经意地脱口而出:『我没本事像他那么『贱』啊!』

当然你可以说,我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地在讲吃醋话。但我这话,也有 真心的部分:对我而言,扮演那些大师圣人男女神形象,来满足群众的胃口, 实在是太『媚俗』了,我真不想拉下身段去讨好那些『需要偶像的崇拜者』。 如果『大师牌』本质便是如此媚俗,那就等于是在看他人脸色过活,那就是贱。所以,万人之上的位置,果真是在万人之上吗?还是,他其实是一个在看万人

脸色、讨好万人眼光的公仆呢?

『被很多人崇拜』是贵气吗?本质上都好难说。

崇拜者有什么不好?我上次冲刺班之后,有不少同学还持续和小胡助教以微信联络着,讨论临床的种种,小胡跟我说:『这些同学中,有些人是你的崇拜者,这些崇拜者,医术几乎都是歪掉的!』

之前有部日本漫画叫《死神》,里面的大反派蓝染队长说过一句我数年来都不曾一时或忘的台词:『崇拜,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

所谓的崇拜者,就是无法理解你的人;理解你的知己,没有办法崇拜你。我是喜欢『理解者』的人,所以看到崇拜者就讨厌。助教也是,每次看到有报名的人自称『JT 叔叔的狂热粉丝』,就在考虑『是不是要拉黑这个人……』。崇拜的情绪,背后的信念是『他好强,我不行』,这样的信念指令,会催

眠这个崇拜者,害他怎么学都学不成。对一个教书的人而言,这种『学而不会』的消费者,最是拿出去丢人的活广告了(说不定我最好的活广告,是那些一辈 子都不会见到面,一毛钱也没给过我,看盗版就学得很好的人?)更何况把你 当大师的人,出去就会喜欢拿你的言论乱轰别人,帮你作足负面宣传、树敌无 数。再也没有比狂信徒更能搞死大师的东西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