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张人体地图-第(3)页

image.png

中医的五行符码,六的符码是三阴三阳。我说我的中医内在人体是十二个正五角星构成的十二面体。在这样的十二面体上,摸每一个面的时候就是一个平面的五角星的感觉,但是摸每一个边边的话,就是感觉一个蜂窝状的结构。就是在数学上必然形成一个五角星的十二面体,就像地球上一下特异的能量点(古文明的巨石柱啊,一些飞机容易坠落的地点),就感觉地球是一个五角星的十二面体。如果把基因的双螺旋结构改抄到十二面体里,人类的基因就完全符合数学结构了。大宇宙是由基础数学正确而构成的存在的。

image.png 

伤寒论是为女性头脑写的书,而黄帝内经是为男性头脑而写的书,中国的修道路径也是分这两种。

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是比较女性特质的观众能看的以男人的眼光看:不营养,没收获女性的头脑比较在看质感的中医是讲感受,认识自己的身体感,穿透到认识真正灵魂的呼唤,自己的内在神的连接不能建立在任何教条系统里面。

身心疗愈

古代的女祭司,就是整个部族的妈妈,英国的五月节,女性主导的世界观,自然的律动和自然的呼唤。新时代的宗教——基督教,原罪,活在由天谴构成的心理。妓女的来源居然是古代最神圣的女祭司(女神,为很多人付出爱的大地之母)的代表。因为后代时代的色彩贴了标签,完全负面的语感了。

中国的封建社会也一样,古代人内在的身体流动,现在人都是处在与身体失联的状态,一开始的基盘就是不自然的。无论,黄帝内经,老子,庄子,都在说一个憧憬。古时候太古真人看物质的世界并不真实,梦反倒比较真实,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另外一个世界计划好的。站在太古真人的生命经验里面,每一个人来这世界上扮演的角色不只是这一次你来这个世上的游戏而已这就是太古真人不怎么讲伦常的因为太古真人睁开眼看人,虽然眼前这个人是我的伴侣或者我的什么人但是在他向内看的眼睛,有种感觉,就是这个人曾经是我的父母,曾经是我的爱人,也曾经是我的孩子就是你看一个人,所谓的今天说的伦常,在那些人眼里是根本不可能建立起来的,所以只有此时此刻是不是适合相遇的两个灵魂这样的问题。

中国人为了要找回自己的太古天真的状态,发明了内功而仙道的修炼系统照理说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指路,可是这个路标很奇怪,100个人里,必定有97个人作为炮灰,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导航系统了?就像我们知道有一本武功秘籍,也知道历代练的人都废掉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重新反思这个事情,我们整个内功学系统有没有可能一开始在道德伦理的向度上面不敢去触碰,那个社会认为是禁忌的那个部分,乃至于我们发展出的方法就是这个地方一定不能碰,所以一定要绕开的方法。要练内功是要爬满伤寒论的六格(即太阳的体质)才有资格练。

无论你讲的多好听,什么打通任督二脉啊,就是有很多很多的恶劣的风险存在在里面,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事情而练的人大部分都成为这个系统的牺牲者的这个系统,这个练法我们今天称为三花聚顶。第一朵花叫做:炼精化气,第二朵花叫做炼气化神,第三朵花叫做炼神还虚。

除了三花聚顶以外,还有一个功夫叫五气朝元。大家觉得没什么崇拜的,也没什么吸引力 ,也没什么好练的,也不知道练来干什么,所以就搁着。那也没几个人练,也没练坏几个人,这样中国第二个内功追求。

三花聚顶,先将你的肉体能汇聚在丹田,然后呢你能够让丹田里的肉体能运转到督脉上头去庄子说:缘督以为经,后代道家说:肘后飞晶晶,这样打通第一个圈:小周天。我现在说的是道门第一真传啊,我怕的是,道门第一真传压根是假传啊!照理说真传啊,不应该有那么多人走火入魔的。我们从内功图像上的偏移,可以学习到我们人类对身体的观点上的偏移,这说不定才是这次课同学们要的东西,就是我们在基础设定上我们怎么偏移了内在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原来要听到的东西听不到了,我想这可能是这个课为何要存在的重点。

逆运河车之路任脉要跟督脉联系起来,碧眼胡僧手托天其实就是指舌头,不过就是舌抵上腭所以在三花聚顶的武功图谱里面,当某一天我们的身体真的好到可以任督两脉兜一圈的话,说帅也是蛮帅的就是你一整本《伤寒论》也不用学了,因为大概一辈子也没法感冒了。所以《伤寒论》的医学,同样的理论是晋朝的陶弘景的《辅行诀》,《辅行诀》就是辅助你修行的诀窍嘛。如果你不能把你这六度重伤损修好了,你如何能修行啊。因为我觉得今天的人练内功啊,有一个很倒霉的点,如果你按这个《伤寒论》这六气还有破洞的话,你这个什么气沉丹田,运转任督二脉,基本上有问题的。因为这六组都修好了的话,他自然而然能形成那个气场。一旦我们对于修真领域的话,我们还真是要把《伤寒论》或者《辅行诀》修好才行。不炼成这些辅行之法,你就是没有入场资格。所以这也不得不讨论到中医的这个沉痛话题,我当然想成为一个仙人了,但是你得先把凡人那些缺缺角角的地方修了。

分享到:

评论0

  • 您的称呼